原来我还是个文艺青年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不是文艺青年了。

因为从2003年开始,我就在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能太文艺,不能太感性。

于是不停地学习,学习经济学、学习逻辑学、学习金融、学习财务、学习法律,不停地以一个职业经理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这3年了,我看着自己不断地成长,不断地理性、不断地商业、不断地人情世故、不断地唯利是图。

事实上,昨晚和挚友聊天,他问我,你做商业的目的是什么?你的愿景是什么?

我想都没想就给了他答案,其实答案和给Ra小姐的是一样的——我只是想过上我想过的生活。

什么叫做想过的生活,无非也就是能随心地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没有任何经济上的压力。

我从来就是一个独立的人,我很不喜欢一把年纪了还靠着父母。于是,我决定离开之前的生活方式转而从商。

很多现在的合作伙伴都不知道我的过去,当然,我也在努力和过去那个叫做口电的人划清界限。换句话说,我在努力和过去痛苦的记忆决裂。其实,记忆并不痛苦,也许还很美好。

那个时候,我是个典型的文艺青年,我写歌、写诗、写故事甚至写剧本。

之所以今天一整天都浑浑噩噩,一方面是来自《偷窥》这本书,另一方面是来自于陈先生。

周末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陈先生的博客。认识陈先生是在我文艺青年的时候,他那时候是已经开始工作了还是在念大学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他是一个Grunge乐队的鼓手。那会儿我也在做音乐,严格来说,是在做地下音乐或是摇滚乐。那时候的我们,好像都是愤青,都是拼命追求着自己所认为的乌托邦。再后来,我们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离开了摇滚圈,他去做他的设计印刷行业,我开始做广播,后来做了经纪。

在我发现陈先生的博客后,过去的事情一点点浮上心头,于是和他联系上了。今天下午,和他聊了很多,跟他介绍了我手头在做的唱片,他问,你唱了么?

“你唱了么?”这句话,我记得早前开培训学校的周总也问过我。他们都是属于那个时侯的人物,在他们的印象中,我是一个音乐人。即便今天中午在楼道里意外碰到的其他台的主持人也认为我是个制作人一样。

对不起,让各位失望了。我已经丧失了创作的能力。记得1年多前,偶遇一个朋友。他问我,你还写诗么?我才想起,自己原来还写过诗。但我只能无奈地笑笑,我变成了一个商人,一个唯利是图、贪得无厌的商人。

商人没什么不好,至少我是个文化商人,我在用我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助那些还沉浸在文艺中的青年们。不然,我又能怎样呢?

哎!我到底还是不是个文艺青年?其实,我写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认为我还是。

我能够因为凌霜降的故事想到自己,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男主角郁闷一整夜甚至一整天。也许我骨子里文艺的因子一直存在吧,只是我在遏制罢了。

文艺青年!呵呵!也就这么着吧!

4 条评论

  1. 文艺青年是作为理想属性,商人我想更多是一种职业属性,理想的成分会少一点吧。

  2. 以前热爱的始终还是热爱,以前的理想只到死的那天也不会忘记.
    做商人一样可以做文艺青年.
    即使工作再多,时间再少,理想即使不会实现他也不会破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