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音乐节

最近在筹备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算起来,也只有7天时间就会听到橘子洲头浓重的摇滚声音了。

其实,在长沙办音乐节实在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加之今年是我们伟大的天朝60大寿,于是一切就显得更加为难起来。

在长沙的历史上,从未举办过户外流行音乐节,当然,按照这次我对于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的包装来看,中南地区也尚未举办过类似的活动。不论是政府还是企业,甚至民众,其实对于音乐节的概念是十分模糊的,当然,不包括那些真真正正的文艺青年。

我欣喜地看到,其实对长沙的文艺青年来说,其实这次音乐节的举办还是万众期待的。我能够感受到那些为湖南独立音乐默默做着贡献的人们的积极态度。比如吉玥,比如大毛,比如赵晶,比如丁广义,比如那些给与我最大支持的乐手和朋友。

其实,从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的消息放出到今天,仍然有不少6,7年前的乐队朋友们在跟我联络,比如毛毛,比如刘超,比如肖傲。一方面,大家对于音乐的执着让我实在不忍心从乐队阵容中划去(虽然决定是整个导演组做出的),另一方面,大家惊奇地知道我就是突然消失的口电时表现出的态度实在让我感动。

我实在不想在这篇文章中说太多与音乐无关的话,但是我实在忍不住想随口说几句所谓户外流行音乐与天朝的关系。

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尴尬,音乐节真的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工作量和关节胜过任何大型演出。于是,对于资金的需求就成为做音乐节碰到的最大的难题。对于长沙来说,音乐节这个新兴事物,企业并没有太多概念,而今年的政治环境让政府也不会有太多资金投入在这么一个实在与大寿无关的活动上,即便我们背靠广播电视局来做。在资金压力巨大的背景下,我很感动地说,老刘和老张仍然在坚持。我不想去说这种坚持到底为了出于什么目的,但至少这是一件为湖南文艺复兴做贡献的事情。虽然,独立音乐所反映的现象一定是与喉舌形象有冲突的,但我不得不承认,随着文化的开放,天朝也逐步在放开。

诚然,我现在是个商人,但我还是得老实承认我骨子里还是个文艺青年。于是,我提出:理性POGO,和谐摇滚的口号。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悲哀的口号。如果理性,何谓POGO?如果和谐,何谓摇滚?哎。但是,我们又能怎样呢?太多问题是由不得我们改变的,文字、音乐、电影又能改变什么呢?如果我们想要让全中国的有为青年团结起来,不通过委曲求全的办法又能怎样呢?哎,真的,我突然发现我成为了摇滚乐的罪人,成为了文艺解放的罪人。

今晚,我又蜷缩在沙发上,关掉了音响,带上耳机在写这些文字。老实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痛快淋漓地表达过了。虽然,相比若干年前在某个论坛上与众湖湘文艺青年写文字切磋人性时的状态差了不少,但至少我找回了当年的感觉。而这部分感觉全来自于我想在音乐节上给大家重点推荐的Grunge乐队——The Hit.

认识The Hit的主唱王果的过程实在很奇妙。我的MSN上有一个美国的朋友,一日,在MSN上和他聊天,说道我在筹备音乐节,于是这位朋友就发来The Hit的门楼主页,HO,我听过之后便不可自拔。于是联络上了王果。

相比Punk,我更尊重Grunge,其实很简单,Grunge作品虽然痛苦,但终究是有社会深度的音乐,而Punk稍显浮躁,当然也是年轻人的快乐!04年我玩了一个民谣朋克组合,而搭档Lary是一个彻头彻尾的Grunge,当然,我和他受Grunge的影响实在太大,与其说是Grunge,其实无非也就是Kurt Cobain,是他创造了Grunge,也是他让众人无法超越。虽然Cobain那个神经质老婆和鼓手仍然在走着Grunge这条路。但在中国,这么多年,我都没有见到像The Hit这样纯正的Grunge!

我是个很西化的人,包括我自己玩的音乐也是彻头彻尾的英文化。我始终认为,不论是摇滚乐还是乡村,还是布鲁斯,这种舶来品,不然就应该玩得很纯正,不然就应该有骨子里的民族元素。刚才跟十三月的老姜在聊天,他说道山人乐队。其实我也不得不承认,山人是目前中国乐坛不可多得的奇才。他们骨子里的民族元素让摇滚乐这个舶来品在中国这片奇异的土壤上得到了良好的播种和生长。这一点,我认为日本人其实做得很好,在这里我就不多说,你可以去关注一下比如GOGO7188这样的乐队。

至于The Hit,之所以让我眼前一亮,一方面是来自于他们的音乐,另一方面是来自于主唱王果给我的态度。

先说音乐,虽然早前有朋友听过之后说是Cobain在世,但本身就是Cobain创造的音乐类型,有类似不正好反映了他们的风格纯正性?至于英文,老实说,正如我前文所述的不然很纯正,我很讨厌那种套着和弦唱中文的家伙,而The Hit倒是首先做好了这一点。

说道态度,虽然这是一支年轻的乐队,但主唱王果却没给我丝毫的年轻的不羁与张狂。交流中,始终平淡地向我表达着自己对于音乐的感受和理想。更让我感动的是,他们其实没有当下很多虚伪的摇滚乐队的商业精神。于是,我决定给他们更多的帮助。

在音乐节的筹备工作中,对于艺人费用的控制十分地严苛。我很明白像The Hit这样真正的摇滚音乐人的状态,于是,其实我是始终站在艺人这一边的。一方面是来源于自己对于众乐手的理解,另一方面也许是来源于我的经纪人身份吧。虽然我这次是演出商,但我仍然很有人性、很有道义地保证尊重大家对于中国文艺事业做出的贡献!

关于The Hit的音乐,大家可以点击链接前往他们的豆瓣试听,希望你能同意我对他们的感受:

http://www.douban.com/artist/Thehit/

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将于2009年9月25日,26日在湖南长沙城市正中央的橘子洲公园举行。届时将会有18支乐队分两天给大家上演一台革命性的演出。除了老狼、谢天笑这些我不想做多评论的艺人,当然,我尊重他们曾经为中国音乐事业做出的贡献。也还恳请大家关注一下几支同样值得尊重的乐队,他们同样也为中国的音乐事业做着贡献,无非是机遇不如其他艺人好罢了。当然,我的推荐仅代表我的个人喜好,不代表官方推荐。

老赵、The Hit、WWW、短路、咖啡因

P.S.其实看到我的推荐,你可能也就明白我到底是怎样的喜好了,虽然1个月前的某天在民谣酒吧随意弹唱了几首现在自己玩的东西,邱老板和老赵同志竖起大拇指说我的乡村布鲁斯很不错,但其实正如我在豆瓣上说的,我是狂热的乡村迷深深地爱着摇滚乐。我始终坚信,音乐风格不是重点,关键是我们有着一颗同样躁动的心!

如果你也希望在这片毛泽东粪土当年万户侯的红色旅游景点看到极具反讽意味的摇滚演出,就赶紧订购音乐节的门票吧。虽然,我知道加上这句话,你会鄙视我,但无奈,前文所述的委曲求全,又能怎样呢?恳请接受委曲求全、夹缝求生存观点的文艺青年们早日预定门票。出于安保压力的考量,现场只允许进入5000人,而恐怕很多门票已经被那些背负着政治压力的无关人士获得。如果说一场团结的演出被无关人士滥竽充数般地参与,这并不是你我想看到的局面,对么?拨打400-810-3721,或者直接回复留言留下联系方式,我会请工作人员给你折扣门票。当然,你可以先登陆2009长沙橘洲音乐官方网站http://jz.imu.cc/了解详情。

5 条评论 On 看,音乐节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te Footer

Sliding Side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