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过的Case

今晚要去给“盖世群音-百事乐队大赛”长沙站总决赛做评审,于是打算回顾一下从2001年以来过往的8年里我到底做了些什么足以来承载评审这个需要沉淀的工作。老实说,在此之前我已经明确要求过今晚的导演组修改我的名字和Title。
一开始,他们给我的介绍是【独立音乐人、资深策划人、乐评人-口电】。其实就像上周我参加选手见面会时几个当年我做音乐时的老朋友诧异得一样,我的确消失了很长时间。其实所谓消失无非也就是改回了我的真名,换了个Title罢了。之所以要用真名,只是因为口电这个名字承载了太多,当然,这两个字或许在当时还有点知名度。呵呵。于是,我现在的Title是【资深策划人、文化经纪人、独立音乐人】。
呵呵,看着这三个Title,我不禁想笑。我真的是这样的么?
做“手写文化”以来,那些4,5年都没有联络的朋友们又重新进入我的生活,早前和一帮旧时老友喝酒,说到我当时做的音乐,竟然还有人在说我是当时长沙独立民谣界的名人,还有人说当时我玩的音乐现在听起来还是很纯正的的,甚至还有人问我还在写诗么?其实我根本没有那样的感受,也觉得这样的头衔真的太大。我一直认为,年少轻狂的时候当过文艺青年是一件人生中很值得的事,无非当时也是用我的方式表达了我的情感罢了。
说实话,做文艺青年的时候,做得更多的其实还是为了湖南独立音乐的推动事业的付出,于是,我今天回头想想做过些什么事,我更愿意去回忆我所策划执行的演出项目,因为只有现场的音乐表达才是真正有价值的。
随便回忆一下我做过的Case中的一些第一次吧。
2001年,我策划执行了湖南第一次高校乐队的联合演出。其实不用觉得高校乐队是多么的不堪,回头想想,当时的高校乐队的水平还真比现在的要高很多。后来这些人就变成了湖南独立音乐圈里的顶梁柱。
2002年,我策划执行了湖南第一次街头文化联合演出。也是机缘巧合,我那时已经开始做音乐制作了,而正好是那段时间我和这一群人关系不错,先是和MC们熟悉,后来便是做涂鸦的,于是,便有了全湖南第一次最正宗、最完整的街头文化演出。我依然记得当时那些还是孩子的朋友们,只不过现在大家都各奔东西,为着钱奋斗人生去了。
2003年,我策划执行了湖南第一次朋克联合演出。没记错的话,应该是6月13日,全湖南的朋克齐聚一堂,现场非常得不错。
其实,还有太多我已经记不起来,非要和当年的朋友们喝酒时才能想起来的小Case,这些小Case也许在我看来微不足道,但或者真的影响到了一些人,不得不说,在做这些策划执行的过程中,我结识了太多的朋友,这些朋友早已和我一起成长起来,对我现在的工作中也有着很大的帮助。
后来我做的一些Case,就越来越商业了。比如某某商业项目的运营,某某产品的行销规划,总之,离文化逐渐遥远。
好在现在又回到推动湖南独立音乐的阵营,我相信“手写文化”能真正建立起独立音乐人、传媒和企业之间桥梁,希望我们这些为着湖南独立音乐默默耕耘的人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收获!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