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我该做什么?

我问自己。今晚我该做什么?
不知道,有点困,想睡觉了吧?
习惯了把台灯开到最小,借着显示器发出的微光艰难的往电脑里写字。
但今天让习惯变成嗜好。
我问自己,你每天在干什么?
不知道,有点累,该死亡了吧?
习惯了把美好的事情用一种淡淡的哀伤来表达,却总是让自己兴奋着。
但今天被习惯扇了一巴掌。
昨天晚上和一个同学聊天到4点半,
看到了一种不常见风格的文学作品,
怪怪的,有些害怕。
虽然自己一堆堆的文字描述的也都是那种不正常的情节,
但终究不能用那种唯美的态度表达细节。
我在想,是因为自己天生就缺少美感还是我根本就对美学毫无兴趣呢?
我经常产生幻觉,
睡不着的时候,我总是会躺在床上,幻想自己是如何如何的走出家门,来到某一个地方,发生某一件让多数人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每一次当故事还没有结局的时候就一定会进入另一个让自己凭空产生幻觉的地方。
我经常产生扼杀幻觉的想法。
因为我总是会忘记每一场幻觉,而紧接着开始另外一场,我受不了这种节奏。
做音乐的时候,我习惯平淡,但不是毫无起伏。
我习惯的就是让每一个听过我音乐的人一段时间里还惦记着歌曲里的剧情,
闪现的剧情总是会一步步的袭击每一个人,
这一点我见过。
朋友失恋的时候,每天都去网吧听我的《毒药》
然后跑回学校哭。
于是我很得意,我要求的效果达到了。
平静中的颓废。
今晚我该做什么?
吃得饱饱的,然后胃痛。
自找的。
哎。
吃饱之后就只能睡,
像猪一样,
我从来没有否认过我是猪。
每一个说我是猪的人,我都挺高兴地答应。
今晚我该说些什么?
不知道,也许是困了吧。
明天要考体育。
屁都不懂,上星期才去报的名。
和一帮女人跳减肥操,
哎,无聊,但是我得过。
还好,有人比我还蠢,于是我很得意~
呵呵~
还有烟么?
昨天没有了,中南海。
今天还有,芙蓉。
操蛋的学校又要考试了,
我不知道要怎么通过呢?
今天奇迹般的看了一下午课件,
所以我在纳闷,为什么我还不死呢?
在华丽中死亡比死在学校的床上好一些。
能让我看到华丽之外的抽象,
在临死之前我做好准备另外一场幻觉。
狗屁,寝室里玩泡泡堂的同学对我说,
你呀,成天就想着华丽的公主和你做爱生孩子。
我们都在笑,我们在笑什么?
你们在笑什么?
色情,我想起一个女孩儿对我说的话,
我们色情么?
我们不色情么?
我们都在色情中生活。
没有色情哪儿来的我们?
口电每天发神经。
这句话我最喜欢。
想想,现在的612没几个正常人了,
真好。
我能和对门寝室的病友坐在寝室楼下见着一个人就问教学楼在哪里,
然后接着向每一个人问候:你好
刚才中了蠕虫,莫名其妙地,
杀掉了。
刚才朋友忽然问,你真的27岁就死?
我说是的,然后很兴奋。
也许我真的是活够了。
不需要买看中的那双300块的沙漠靴,
真好,只有6年,我就可以解脱了。
今晚我该做些什么呢?
想想我为什么要27岁死吧。
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现在在写着自己喜欢的文字,听着自己的歌,过着自己满足的生活。
高中的时候我有一个梦想,就是要有一间自己的音乐工作室,有一张自己的专辑,有一部自己写的电影,而没有其他更多。
而到现在,还差6年,音乐工作室有了一半,专辑有了70%,电影有了30%
5年以后,当所有的事情变成现实,我活在世界上没有了理想。
剩下一年时间给我来享受美好,
够了么?
死因是什么呢?
车祸么?
仅仅是一场梦,一场幻觉。
是意外吧。
被冲出车道的卡车撞死,是一种很幸福的事情。
痛快地死后,我能找到快感么?
好好的活着?
qq上一个跳来跳去的脑袋说,
27岁以后就算是为别人?
是么?
为谁呢?
双亲?
但是车祸谁又能控制呢?
今晚我该做些什么?
想象吧?
我死亡的样子。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