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蛋的精神病

我拿着化验单从医院里冲出来,原来我真的病了。

医生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我,
为什么你们总要这样看着我?用一种与生俱来的恶毒。
一路上我奔跑着,看着你们,你们看着我,
操蛋,是不是疯了,难道比我还病得严重。
你们点点头,仍然笑着望着我。
我害怕,害怕你们会用微笑把我吃掉,
然后在吐出我那一根根带着腥味的骨头时骂我没有肉,不足以来填饱你们的饥肠辘辘。
够了,操蛋。

我回到了我的房间。
这个4个人一起居住的房间,年租很贵,1200元,
屋子里站满了人,都在满口脏话的大声叫喊着要我滚出房间,
因为我是精神病。
后来我知道了,其实他们是怕我会在深夜睡觉的时候起床用牙刷杀了他们。
我害怕,害怕离开了房间我会没有地方过夜,没有地方写我的文字。
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用愤怒的食指戳着我的鼻梁,我只是感到恐惧。
当恐惧消失,剩下饥饿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享受他们的晚餐了。
我知道,他们是故意吃给我看的,因为他们知道我永远吃不到他们吃的东西。
操蛋,够了。

我在想,他们怎么会知道我是一个精神病呢?
我只是头痛而去医院的,但怎么就会是精神病呢?
虽然偶尔我会由于饥饿跑到食堂吃10块钱的米粉;
虽然偶尔我会由于贫困干坐在房间电脑前三天三夜不吃东西;
虽然偶尔我会由于需要安静骑在阳台的栏杆上,从6楼往下看走来走去的美女;
虽然偶尔我会由于害怕死亡的来临而吞食大量的维生素;
………………………………………….

天终于黑了,
他们再次把红红的眼睛对着我,他们以为我看不到,
其实我早就发现了,只是不想告诉他们而已。
他们的食指又都竖起来了,嘴里又在嘟囔着什么?
我听不清楚,好像是准备今天晚上把我杀掉,然后怎么为这个社会解除毒害,
我听不清楚,真的,也许是他们真的想要杀我?
也许,真的。
我一定不能让他们杀了我,
我面前只有两条路,
要不在他们杀我之前杀了他们全部;
要不就是逃。

我不敢杀人,因为我善良,
虽然我听说精神病杀人不犯法,
但是我不会这么残忍的,
因为我怀念美好的童年,
那个时候,村里的每一个人都和我一样,
而当我来到这个四个人的寝室就觉得异样。
其实我左脚刚一踩进这里我就发现了,
我是敏感的,比他们谁都敏感,
我至少知道什么事情可能发生什么事情不可能发生,
可他们不知道;

我只有逃,不逃我能怎么办?
难道被他们杀死,然后吃掉?
不行。
操蛋,我算是知道了,我真得快死了,因为我头痛了。

我不管这么多了,我必须逃。
还不能让他们知道。
因为他们一定会在我跑掉之前杀了我。

我关上门的时候,他们追出来一个人,
问我去哪里,
我说,下楼走走,
他们要我别去,说晚上的月亮比太阳的辐射高,
会晒死人的。
我不信,他们肯定想让我死在房间里。
我知道的,他们肯定饿了。

我的牛仔裤2个月没洗了,
上面的泥土都能修一栋房子了。
真的,这是他们晚上在我睡着之后偷偷把我的裤子拿到楼下的建筑工地放到泥巴里面搅,
然后再用吹风吹干。
以为我不知道。

我跑掉了,真的,
我跑到我家里去了,
我家很安静,爸爸妈妈都不见了,
他们可能搬走了,
因为他们知道我是精神病了。
不,其实我不是,
我终于发现,其实你们才是,
哼,电视节目怎么都说开会,
我能做什么?
没人找我开会,
我只能自己一个人商量离开这个开会的地方。

我决定要去美国了,
美国不开会的,
这是房间里的人告诉我的,
我必须去那里,
因为那里没人认识我的。

头开始痛了,
医生说,我需要好好的休息。
我上床了,想起来她们,
那些曾经出现在我身旁的女人们,
她们现在肯定也和自己的男人在床上,
哼,以为我不知道,
我全知道,如果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当时离开你们。

该吃药了。
因为左手的中指没有感觉了,
点烟的时候火焰把我的中指烧了个大洞。
医生说一次要吃3片,
我偏不,医生肯定在骗我,
3片绝对不够,
医生没一个好人,
他们肯定想让我快点死,
只要我吃3片,
难怪这么久了我的头还是痛,
哈哈,
这个问题终于被我发现了,
我必须吃300片,
我吃300片是为了提前治好头痛,
哼,等我头痛好了,杀了你们全部,
你们等着吧。

哈哈,
你们等着吧!

Subscribe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