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切结束的时候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
当一切平静归于平静
工北发现自己竟然很留念
他是一个善良的人
容不下任何一种残忍

工北站在街角看着那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女人朝他走过来
用一种很快的步子
一种快乐得毫无主张的步子
工北很喜欢这种走路的方式
其实他是喜欢看女人用这种方式行走

认识这个女人之前
他就已经注意到了这样一个女人
在一个他常去的酒吧
那个漂亮的女人经常坐在靠舞台很近的桌子旁
一个人静静的喝酒
眼睛很认真的看着舞台上弹唱的歌手

后来
工北成了那里的弹唱歌手
再后来
她认识了他

终日
这个女人和工北泡在一起
女人用一种很暧昧的方式和他生活着

于是
他开始害怕这个女人
害怕这个男友在国外还水性杨花的女人

也许是一种潜在的道德约束
当他们第一次结束了变异的性爱之后
工北开始担心起来

担心这个女人是不是自己好运气之外的毒药
事实验证了他的想法
当某一天他问起他们两人现在的关系的时候
女人说,我是你的果

工北很害怕这样的回答
他不想让任何一个女人做自己的果
他不想让任何一个女人充当摇滚的陪葬品

但是他无能为力
也许他已经爱上她了

之后
工北学着残忍
但始终他做不到
他想慢慢的让冷漠变成他们之间的围墙

痛苦
第一天
麻木
第二天
冷漠
今天

当工北发现这样快乐的生活状态就快结束的时候
他发现自己竟然很留念
留念这种变态的男女关系之后的变态的幸福

朋友说
也许你该找一个规矩的女人开始一段正常的男女生活

工北坐在电脑前
敲下了这些毫无逻辑的文字

Subscribe
提醒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