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药

毒药

本剧本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版权归属创作者,口电所有~
如有转载,必须通过口电本人同意~
否则责任自负~

第 [1] 幕
人物:工北[后简称工],JOEY[后简称J],朋友-陈[后简称陈];
地点:城市中心某绿化广场
时间:秋天的傍晚
[旁白:男][音乐:nu school punk]
当工北准备忘记这个女人的时候,交叉在内心的撕裂一遍又一遍的袭击着他。

那天晚上当他们决定彼此再也不联系的时候,缠绕着他的是一种疼痛之后的快感。

他很喜欢被蚊虫叮咬之后用力的抓,每一次痒过之后袭遍全身的疼痛是我努力寻求的。

深夜的广场,被麻痹的晚上,充满了一种毫无主张的严肃的大脑,

终结来自于全身对变异的排斥。

工北和朋友-陈坐在城市中心绿化广场的喷泉池边的台阶上,等待着最后完结的时刻
[背景:马路边上的声音,小孩子的嬉戏声,水流声]
[按手机的声音][“嘟~~~][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

工[不耐烦地]:怎么这样,不是说好了的

陈[笑着]:没事儿,不就等一会儿么

工北又掏出手机][按手机的声音][“嘟~~~][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

工[不耐烦地]:这么等着真没意思

陈[笑着]:哎呀,反正是最后一次了,由什么关系

工[不耐烦地]:什么啊,我这人最讨厌等人了,尤其是那种迟到的

陈[笑着]:嗬嗬,那每次咱们出去的时候,怎么都是我们等你?

工[笑着]:那不同,嗬嗬,

[旁白:男]
话语间,朋友指着朝他们走过来的女人问到

陈[好奇地]:是她么?

工[无奈]:终于来了

陈[兴奋地]:你小子不错啊,这么漂亮的女人你也能找得到

工[无奈地]:漂亮有什么用,漂亮的女人生性毒辣

朋友[兴奋地]:谁说的,和漂亮女人说话的感觉都不同

J[讽刺的]:你们在说什么呢?

[旁白:男]
工北抬头看了一眼刚走到面前的JOEY,

工[平静地]:坐吧

J[惊奇,带生气地]:就坐在这里?我还没吃饭呢~饿死了~陪我先去吃饭吧~

工[平静地]:待会儿~

陈[主动地]:你们是不是应该找个地方喝点东西聊天儿啊?我有事儿,先走了啊……..

工[高声]:哎~~~

[旁白:男]
其实朋友-陈是专程陪工北过来的,但自从JOEY出现,工北那充满火药味的表情,让朋友觉得很尴尬,感觉还是不介入人家两个人的纠纷的好

J[开心地]:这几天热死了,今天终于有点风了~好舒服阿~赫赫~

工[无表情地]:恩~

J[开心地]:跟你说~我今天又去找了大头贴~~赫赫~给你看看

[旁白:男]
JOEY从包里翻出了一沓闪光的贴纸

工[无表情地]:待会儿在看吧~

J[失望地]:哦~哎呀~今天那个管道乐队的主唱-易给我打电话了,真烦~不想理他~还总是和我说~

工[惊奇地]:嗯??

[旁白:男]
工北很好奇为什么JOEY会主动提起易,提起这个有工作有车有房有老婆还没事儿一块儿玩玩乐队的男人

J[开心地]:哎`~你觉得他人怎么样?

工[无表情地]:还行~对朋友还不错~恩~

J[开心地]:是么?~我觉得他挺讨厌的~啊~是你把我的电话告诉他的吧?

工[无表情地]:是我~他每次见我都问,我能不告诉他么~

J[开心地]:晕倒~你就这样卖我啊?

工[严肃地]:什么啊?我也没办法啊~

J[开心地]:看你急的,没事儿~哦~你找我出来什么事儿?

工[无表情地]:想和你聊聊

J[开心地]:嗯?关于什么呢,

工[无表情地]:关于…关于…..也就是我们这个圈子的事情吧….

J[兴奋地]:恩,什么呢?

工[严肃地]:你知道我们这个圈子很乱,对吧

J[兴奋地]:知道,怎么了?

工[严肃地]:我是在说男女关系方面….

[旁白:男]
工北显然以为JOEY没有听懂自己所表达的意思

J[兴奋地]:恩,我知道,怎么了?

工[严肃地]:易说,他对你有兴趣….

J[自豪地]:嗬嗬,就为这个,对我感兴趣的男人多得事…你不就是一个啊….赫赫

工[严肃地]:我不是这个意思

[旁白:男]
工北其实很难表达出先前已经准备好的台词,这会儿他只能着急自己的表达能力,

因为他不习惯说话很露骨

工[严肃地]:我的意思是,他很得意地说,他已经准备和你开始了

J[生气地]:什么话,什么开始了,我对他没兴趣,真讨厌,瞧他那小样儿,我能喜欢她?

[旁白:男]
很早的时候,工北就带JOEY看过管道乐队的排练

所以JOEY对那个男人还是有点概念的~

工[严肃地,吞吞吐吐地]:嗯,但是他好像告诉很多人了

J[生气地]:他怎么这样啊,我找他问问

[旁白:男]
说完,JOEY掏出手机

工[严肃地]:别打,你得为我想想啊,我还得在圈子里混呢…….

J[生气地]:其实我真不该认识你

工[严肃地]:嗯,对…

J[生气地]:认识你之后麻烦变得多了很多,

工[严肃地]:嗯,是的………

J[生气地]:他们都这么喜欢随便说话么?

工[严肃地]:什么?什么意思?

J[生气地]:难道我整天和你一块儿就是你女朋友?

工[严肃地]:不是..当然不是啊!

J[生气地]:你也一样,肯定和他们说我是你女朋友…

工[大声,严肃地]:没有,我哪说过?

J[生气地]:不然他们怎么会总是这么说

工[大声,严肃地]:我怎么知道,他们就这样,喜欢乱说话….

J[生气地]:是么?你没有说过?

工[严肃地]:嗯!!

J[生气地]:那我真的要小心点了,这个圈子的人都这么复杂

工[严肃地]:不,也有不复杂的

J[俏皮地]:你是说你么?

工[严肃地]:恩!

J[平静地]:算了,还好,我还是站在外面看你们的生活…..

工[严肃地]:不,你已经进去了…..

J[严肃地]:什么?

工[严肃地]:是的,你已经不站在外面了,你已经陷进去了

[旁白:男]
这个时候工北终于发现和JOEY的交谈看是严肃起来,

于是终于切入正题

J[严肃地]:你的意思是,我是果儿?

[旁白:男]
工北没有作声,只是抬头看着JOEY,许久点了点头

J[严肃地]:靠,你终于说实话了?

[旁白:男]
工北仍然没有作声,点了点头

J[大声地,严肃地]:工北,你把话说清楚,你到底到我是什么?

工[严肃地]:我还想问你,你把我当什么了?

J[生气地]:好朋友啊?

工[生气地]:好朋友~你有同好朋友上床的习惯么?你觉得做好朋友是这样的么?

J[生气地]:你知道么?我最烦的也就是这一点,不就是那两次么?

你们这些人为什么都这么没劲,拿这个当把柄

真没意思,真无聊…..

工[平静地]:嗯,你知道就好了,这圈子里的人就这样儿

J[生气地]:算了,真没劲,把你手机拿出来

[旁白:男]
工北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脑子里盘算着这个女人到底要做什么

J[生气地]:你把我电话删了,

工[不解地]:为什么?

J[生气地]:不为什么,我不想和你这种人再接着做朋友,

[旁白:男]
工北显然觉得JOEY的态度超过了他所想象的

他本以为和JOEY的完结能够平和而美好

他在自己手机的电话簿里找到了JOEY的名字

指给她看

J[生气地]:好吧,你删掉吧

工[平静地]:嗯~~

J[生气地]:以后,你再不要打我电话,我会把你的也删掉,你的邮箱,OICQ也删掉,你们那圈子里的都会删掉

工[平静地]:好吧

[旁白:女][音乐:青蛙乐队:HELLO(轻松地音乐)]
这个时候,工北松了口气,他想用这种方式让JOEY离开他们的生活,虽然自己在认识这个女人的一星期之后爱上了她,

虽然是现有性后有爱,虽然他非常满足之后的快乐的生活,虽然他想就这么快乐下去,但是他不忍心。

他不忍心让这个女人就用这种方式和自己维系,用这种方式欺骗着那个在大洋彼岸的男朋友

有时候女人很自私,有时候男人也很自私,但工北终于从自己的自私中逃出来

相让自己的牺牲换来JOEY轻松的生活

他想,JOEY不是说过了,不再介入我们的生活,不再保留我们的联系方式,也许她真的从我们的圈子里出来了

可接下来的事情会像工北这么单纯想象地发展么?

毒药

第 [2] 幕

人物:工北[后简称工],朋友-黄[后简称黄],朋友-陈[后简称陈]

地点:城市中心绿化广场

时间:分手后

[旁白:男][音乐:NIRVANA乐队的《UNPLUGGED IN NEW YORK》专辑]

工北看着JOEY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心里说不出的感觉,很快乐,因为他让另一个人解脱;很难受,音乐他让自己痛苦

看着广场对面商场顶端架设的巨大的投影电视墙,正在播放明天一天的天气状况,工北早就嗅出了空气里那种涩涩的清香,

也许,明天真该是个雨天,他心想。

却在这个时候听到了自己手机鸣叫

[电话声][音乐:儿童歌曲][对话:电话效果][背景:同第一幕]

工[平静地]:喂~~

黄[兴奋地]:在哪儿呢?

工[平静地]:我还能在哪儿,不就在广场坐着吹风,今天挺凉快的,所以就出来了……

黄[兴奋地]:靠,你这孙子还想骗我呢,我和陈在一块儿,都知道你在干吗呢,怎么样,没打扰你们吧…呵呵呵~~

工[平静地]:没~~完事儿了,我一个人坐着呢…

黄[兴奋地]:哎哟,不就女人么,想开点儿,哥们儿,喝酒去么~

工[平静地]:上哪儿?

黄[兴奋地]:还能上哪儿,不就上次你带我们去的那家儿,你说坐那儿能看到那女人家的那家儿,嘿,去么?

工[平静地]:不好吧,咱换个地方成么?

黄[兴奋地]:别介,换什么换,就那家儿,味道不错,价钱又便宜,走吧,10点一刻,不见不散啊…拜拜~~

工[平静地]:哎~
[旁白:男][音乐:NIRVANA乐队的《UNPLUGGED IN NEW YORK》专辑]

工北最害怕这种强行的电话,不过,这会儿他也有点想喝酒,也还就是有点想上JOEY楼下那家

虽然他口头上说换一家,

他只喜欢和黄,陈一块儿喝,喝酒的时候很少讨论到女人,说到了也最多是今天在外面闲逛的时候看到了怎样怎样的漂亮女人

而其他的那些人,那种调调他谈不来,动不动就上哪儿去骗女人上床之类

他很讨厌,甚至,他现在开始讨厌自己和JOEY所发生的一切

毒药
第[3]幕

A
人物:工北[后简称工],JOEY[后简称J]
地点:JOEY住的公寓楼下
时间,2个月前

[旁白:女][JAZZ SAXPHONE独奏]

1个月前,谁也不认识谁,工北总是每晚的去离家很远的酒吧做一小时的民谣弹唱歌手

这个酒吧躲藏在高耸的住宅楼群中见,但这里不是小区,也许是巧合吧,这么多高大的楼盘也就聚集在一起

年轻的酒吧老板做过一段时间的摇滚乐手,后来在这块本就属于自己家族的土地上盖起了一栋2层楼的酒吧

后来才有了这么多抬头看不到顶的楼房

从一开始,酒吧就定位在非主流音乐的主题公社上,每一个周末都会有一场小型的演出,或者PUNK,或者金属,或者JAZZ

本地的乐手们乐此不疲的来到这里推广自己的音乐,当然也包括工北和他的乐队

黄和陈其实都是工北乐队里的哥们儿,陈是当地出名的广告平面设计师,同时也是不错的鼓手,

而黄则在电视台作摄影,工北的PUNK乐队从一开始就一直是他们3个人,2年了,一直没有变过

平日的晚上,酒吧里都是民谣的天下,于是早年做过民谣组合的工北成为了这里的弹唱歌手

也是这样,才认识了,住在某一间高大楼盘里的JOEY

这是一个炎热的晚上,从高层建筑的中央空调机房里喷出的热浪让整个空气都湿热着

工北和往常一样,下班以后提着吉他从酒吧出来径直去对面的杂货店买烟,

从盒子里拿出一根希尔顿含上的时候,发现了站在小店一角看着她的女人

那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穿着HIP-HOP的宽大衣裤朝他挑动着嘴角

工北礼貌地朝她微笑

[背景音乐:JAZZ ]
J[俏皮地]:你是弹吉他的?

工[微笑地]:嗯?是的?我不是帮人家提琴的!

J[俏皮地]:赫赫,你说话真逗,你在这里做弹唱么?

工[微笑地]:是的,做了几个月了

J[俏皮地]:那你唱歌一定很好听了?

工[微笑地]:赫赫,还行吧,不难听

[旁白:男]
工北心里盘算着,这个漂亮的女人到底想要说什么?

工[微笑的]:我该回家了

[旁白:男]
工北提着琴朝小店的门口走去,女人连忙说到

J[大声地]:我叫JOEY,你叫什么?

[旁白:男]
工北还是没有想清楚这个女人的意图,便试探性的说

工[试探性地]:我叫工北

J[俏皮地]:真不好记,叫做工北,你姓工?

工[严肃地]:嗯,工作的工,北方的北,工北

J[俏皮地]:嗯!很高兴认识你。

工[微笑地]:嗯~我也一样~

[旁白:男]
其实工北早就习惯了被女人搭讪,从他几年前做民谣组合的时候,就经常有一些小女生找他签名或者要照片什么的

只是今天这个看上去很难捉摸的女人,让他感觉怪怪的
B
人物:工北[后简称工],JOEY[后简称J]
地点:JOEY住的公寓楼下
时间:1个月前

[旁白:男][背景音乐:流行PUNK]
工北在一次见到JOEY是在第2个星期

J[礼貌地]:你好啊~

工[平静地]:嗯,你好~`

J[俏皮地]:又来买烟?

工[平静地]:嗯,其实我天天来,你住这边?

J[俏皮地]:嗯!?就是靠马路的那栋~

[旁白:男]
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力量,工北主动的挑起话题,
其实过去的一个礼拜,他每天都想在买烟的时候遇到这个女人,而今天的相遇又让他感到不安

工[微笑地]:你很喜欢改变造型??

J[俏皮地]:赫赫~被你看出来了,那天的HIP-HOP路线似乎不被人看好?

工[微笑地]:嗯!所以就变成了成熟女人的打扮?

J[俏皮地]:嗯,可以这么解释~

工[微笑地]:你抽烟的?

[旁白:男]
工北看到了JOEY脚边那根显然才吸了几口的烟头

J[俏皮地]:嗯~

[旁白:男]
工北摇摇头

J[俏皮地]:怎么~谁规定女人不能抽烟~~

工[微笑地]:没有,呵呵~

J[俏皮地]:赫赫~~

工[微笑地]:这个星期周末,酒吧有场演出,你过来玩玩么?我们乐队是演出嘉宾

[旁白:男]

工北很喜欢叫漂亮女人来看自己的演出,其实他的骨子里还是有男人的劣根性

内心那种对于漂亮女人的好奇感和男人的占有欲此刻正在撕裂着他

J[俏皮地]:你们乐队?你还有乐队啊?

工[微笑地]:恩~玩PUNK的~

J[俏皮地]:哦~我喜欢PUNK,就像花儿那样~

工[微笑地]:其实……..
[旁白:男]
工北话到嘴边却又收了回来,他不想让这个还不是很熟悉的女人难堪,他不想表达自己对于花儿的不屑和音乐上的缺陷

于是点点头

J[俏皮地]:那好,我喜欢,我来~

工[微笑地]:欢迎,那周六见!~

J[俏皮地]:恩~~

C

人物:工北[后简称工],JOEY[后简称J],乐手A[后简称A]
地点:酒吧门外
时间:演出将近尾声

[旁白:男][音乐:PUNK现场]
一整夜的折腾,一整夜啤酒的麻醉,一整夜PUNK对耳膜的刺激,让每一个乐手,观众都异常亢奋

工北提着酒瓶蹲在酒吧门口等着演出结束,乐队里的黄和陈都烂醉得被他送上出租车,

他还得在这里等着老板的门票消费分红,其实也就是一顿宵夜钱,

黄和陈都说过,每一次演出的分红都归工北,因为只有他没有固定工作,而且乐队的排练房是工北租的家

J[俏皮地]:喝醉了么?

[旁白:男]
工北立马扔掉了手上夹着的大麻卷烟,抬起头,看到是JOEY

又从地上捡起这根今天晚上好不同意才弄到的玩意儿

工[轻松地]:还没呢~

J[俏皮地]:是么~~你挺厉害的,演出玩得这么疯~

工[轻松地]:凑合~瞎玩儿呗~~来咱两儿和一瓶儿~

[旁白:男]
JOEY从身后拿出一瓶喝过两口的啤酒

J[俏皮地]:喝就喝~~我还怕你不成~~

工[轻松地]:你能喝么?我不逼你~~

[旁白:男][背景: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有喝酒的声音][心想要用特别的声音效果处理]
工北其实十分清醒,酒精的力量始终没能够战胜他体内对于理智的把持

J[俏皮地]:我不能喝~~

工[严肃地]:不能喝就别喝了~~

J[俏皮地]:不~陪你喝几口~~

工[轻松地]:你多大了~?

J[俏皮地]:21啊?

[工北心想]:这女人看起来还挺年轻

工[轻松地]:有男朋友么~~

J[俏皮地]:怎么~早没你的份了~~

工[轻松地]:那就是有了?同学?同事?

J[俏皮地]:以前的同学,移民去了加拿大…..而且…我和他已经订婚了….给你看…戒指….

工[轻松地]:哟嗬~你别告诉我,你住的房子也是他的啊!

J[俏皮地]:哎~?你怎么知道的啊?这是他家的房子,他妈妈很喜欢我~~

[工北心想]:这会儿总算弄清楚了,原来是这样一个女人,

工[轻松地]:好事情!~赫赫~

A[兴奋地]:嘿!我说工北,分钱了,还在戏果儿呢~

工[兴奋地]:什么啊~就一朋友,别胡说八道~~

J[俏皮地,不解的]:果儿是什么啊?

工[微笑地]:没什么,一种女人的俗称

J[俏皮地]:哪种?

工[微笑地]:就是跟乐手混的那种,成天就是混,然后完了晚上一块儿睡觉的那种

J[俏皮地]:没见过~这儿有么?

工[微笑地]:我也没见过,不知道~

A[兴奋地]:哎~我说工北,你有完没完啊!老板叫你呢~

工[大声地]:诶!来了~~

工[对JOEY]:要不你等我会儿,我就出来~~

J[俏皮地]:恩~

[旁白:女][背景音乐:JAZZ]
工北用那种很特别的方式,让JOEY对他产生了兴趣,

几小时后的工北,和JOEY一起回到她那26楼的家

一起泡在进口陶瓷做的浴缸里

一起躺在柔软的水床上

享受完疯狂演出之后,又享受着和这个女人疯狂病态的性爱,

整个过程像是一对分隔多年的夫妻

配合默契却又肉欲难当

当工北想起自己正占有着别人的女人的时候

不安和自责一遍遍的冲击上来

些许仅存的道德意识充满了工北的头脑

也就是这么一丁点儿的

让工北终于难受起来。

第[4]幕
人物:工北[后简称工],朋友-黄[后简称黄],朋友-陈[后简称陈]
地点:路边摊
时间:之后半小时

[旁白:男][背景音乐:NU SCHOOL PUNK]
在去喝酒的路上,工北想起认识JOEY的过程

现在的工北也许只能把这个当作是唯一的快乐吧

但有过快乐也就满足了

黄[无聊地]:哎,我说,你怎么才来~

陈[无聊地]:就是~怎么才来,你小子别想不开阿~

[旁白:男]
工北一脸无奈,朝他们笑笑

然后坐下

工[无聊地]:白的,啤的?

黄[笑]:哎~我说,你小子有病啊?我们哥几个儿喝过白的么?是不,陈?

陈[笑]:[对黄]赫赫~他今天脑子不好使,别理他,

[对工]喂,想什么呢,在叫点吃的阿~

工[无聊地]:哦~

[旁白:男][背景:喝酒]
这个时候,工北正无奈着,

坐的这个地方,抬头就能望见那26楼的灯,

不过,现在和他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黄[无聊地]:哎~陈~那女人到底怎么样~~你见过吧~

陈[无聊地]:什么见过啊,不就今晚看了两眼,还没看仔细,不过…..

黄[无聊地]:什么,说啊~

陈[无聊地]:[看了一眼工]是个性感的女人~很漂亮~

工[无聊地]:哼~

黄[无聊地]:你哼什么啊~ 真是啊~

工[无聊地]:不知道~

[旁白:男]
其实工北却是不清楚JOEY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每一次见到她都有不同的感觉

JOEY没有去过他们的排练房,于是陈当然也就不知到她是个怎样的女人

也许今晚的感觉就是性感吧

或者在工北看来,JOEY骨子里那种百变的风格的确让不少男人着迷

黄[无聊地]: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陈[严肃地]:哎~[盯了黄一眼]

工[无聊地]:不知道~随便吧~~我和她没什么关系~~不想说她了

陈[无聊地]:就是就是~哎~那个女人不是一样啊~

想什么啊~这种女人根本没有想的必要

[旁白:男][背景:短消息的声音]
这个时候工北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消息,

工[严肃地]:操,不说好了不联系了么~

陈[无聊地]:什么~谁阿~

工[无聊地]:她~不说好了不联系了,怎么还没2小时就来了啊~神经~

黄[无聊地]:写什么呢~~

工[无聊地]:真他妈烦,说什么一个人在外面儿,钱花光了,没钱回家了~

陈[无聊地]:是么~有这事儿?

黄[无聊地]:打个电话问她在哪儿啊~

工[无聊地]:关机了~

陈[无聊地]:靠,这女人怎么这样儿啊?

工[无聊地]:我去找找她~

黄[无聊地]: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儿啊~

工[无聊地]:也许就是那附近吧~

陈[无聊地]:不会吧~你怎么知道~`

工[无聊地]:哎呀,我大概知道那块儿有什么地方她爱去~

黄[无聊地]:算了,既然和你没关系了,你还想着她干什么~这不让你干着急么~

工[无聊地]:就算是朋友也得关心啊~

陈[无聊地]:你这人啊~就是心软~给她回条短消息得了,说她这个不明是非的蠢女人,然后我们接着喝酒呗~

黄[无聊地]:你不会是爱上她了吧?

工[无聊地]:不会阿~我怎么会爱上她~

[旁白:男][音乐:青蛙乐队–远方]
其实工北很害怕人家说这句话,其实因为他确实已经爱上她了

只是他一直在犹豫能不能和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恋爱

这么说她不是平白无故,

因为那一晚的时候,JOEY已经告诉过工北,他是和她上床的第6个男人

很多时候工北都在想,如果和JOEY恋爱是不是也会有第7个男人和自己在做同样的事情呢

他很受不了背叛,他承认自己一旦被女人迷惑就会失去自主,然后总是在完事儿之后清醒过来

但一切都晚了,他总是会和女人现有性才有爱

而每一次,都是自己痛苦收场

因为,工北不忍心让这些女人生活在被一时快乐冲昏头脑的生活里

因为,自己什么都没有,他不甘心让这些女人和着自己辛苦

工北终于离开,招手拦了辆出租车回到自己想象的地方找JOEY

但终于看到了他不敢想象的一切
毒药
第[5]幕
A

人物:工北[后简称:工],JOEY[后简称J];管道乐队主场-易[后简称:易]
地点:街上
时间:之后半小时
[旁白:男][音乐:青蛙乐队:相爱的地方]

走在大风的街头,工北终于始终想不明白,

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看到JOEY,以及那个被JOEY讨厌的男人

为什么自己会这样的天真,相信事情能按照自己的方向发展

为什么整条街上的人都在那个时候定格,自己却还一个劲儿的朝前走

[背景:路边][音乐:青蛙乐队;午夜剧][场景:易搂着J,走在街边]

J[快乐地]:被你看出来了~

易[快乐地]:什么,我总是能很轻松地看清女人心里想的

J[快乐地]:赫赫~你真不要脸阿~赫赫~

易[快乐地]:赫赫~你很习惯说男人不要脸阿~

J[快乐地]:赫赫~我就是~怎么~不行啊~赫赫~

易[快乐地]:工北那小子挺幼稚的~

J[快乐地]:赫赫~说他干嘛~小孩儿一个~

J[惊讶地]:哎~你怎么在这里?

[旁白:男]
易松开放在JOEY肩膀上的手,朝工北点点头

易[轻松地]:真巧阿~你也在这里~

工[平静地]:恩~我随便走走

[旁白:男]
工北显然已经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懵昏了头,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牺牲换来了另外两个人的快乐

暂且也就说是快乐吧

JOEY的眼睛时不时地看一眼工北,但多数时候停留在易的身上,

眼神想是在期待这两个男人之间的一场恶斗

易[平静的]:晚上没和陈他们喝酒?

工[平静地]:喝过了,现在出来转转~

易[轻松地]:哎~不是今晚有点事儿,我也和你们一块儿了~赫赫~

工[平静地]:恩~没什么意思~我先走了~你们慢慢玩儿~

易[轻松地]:恩~好走啊~明儿再联系~

[旁白:男][音乐:《毒药–口电版》]
凝固在空气里的尴尬终于让工北软弱下来

他觉得没有必要为了这个女人和音乐上的朋友撕破脸

从他们的关系看来,JOEY显然已经和易多日呆在一起

但为什么这个女人要欺骗自己?

但为什么易也要这么欺骗自己呢?

也许这个时候被蒙在鼓里的就只有他工北一个人了吧?

他终于想起了陈刚才说过的一句话

[效果:回忆,空灵的]

陈[无聊地]:你这人啊~就是心软~给她回条短消息得了,说她这个不明是非的蠢女人,然后我们接着喝酒呗~

[工北心想:效果:空灵的]

工[疑惑地]:难道他早就知道?

毒药
第[6]幕

A
人物:工北[后简称工];朋友-陈[后简称陈];

地点:陈家

时间:凌晨1点

[背景:拨电话][接通;嘟~~~~~~~~~][音乐:NU SCHOOL PUNK]

[效果:电筒话筒效果]
陈[关心地]:找到了么?

工[生气地]:找到了!

陈[关心地]:然后呢?送她回家了么?

工[生气地]:送她回家?你早就知道,是么?

陈[平静地]:嗯?什么?

工[生气地]:我还能说什么?那个女人啊?

陈[平静地]:嗯?她怎么了?

工[生气地]:你丫别装~跟你说,我刚才见到易和她在一块儿了~

陈[平静地]:在一块儿怎么了?她不能和易一块儿逛逛?她或许也心情不好呢?

工[生气地]:心情不好?她凭什么心情不好?我看她心情挺好~有说有笑的~

陈[笑着]:嗬嗬~哥们儿,就非得让个女人陪你难过啊~她笑笑不行么?

工[生气地]:你怎么这样说~易的确和她开始了?

陈[惊奇地]:嗯?你说什么?你知道了?

工[生气地]:恩~知道了?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对么?

陈[平静地]:恩~是的~

工[生气地]:是的??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陈[平静地]:我告诉你,你会相信么?

工[生气地]:哎~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陈[平静地]:上星期?

工[生气地]:你瞒了我这么久?

陈[平静地]:我能怎么办呢?兄弟~这种事儿,你不亲眼见到你是不会相信的~况且知这样一个女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工[生气地]:是~我知道,我相信了~终于相信了~

陈[平静地]:算了~听哥哥我一句话,这样的女人没必要去想~根本没必要……….

工[生气地]:说下去~

陈[平静地]:恩~上星期易就告诉我他已经搞定了JOEY~要我问问你会不会对他有意见~

工[生气地]:他不知道那个时候JOEY还是我的女人?

陈[笑着]:你不是说你们没恋爱么?

工[生气地]:那也是我的果儿~他凭什么下手~

陈[笑着]:果儿嘛~谁都可以的~~

工[生气地]:哎~那为什么JOEY还和我说她很讨厌易,为什么她还在我面前像个缺少关心的女人?

陈[笑着]:这个~我怎么知道~你问她去~赫赫~算了~哥们儿,这事儿就这么着吧~过去了~

工[平静地]:我只能这么着了~我还能怎样?难道我杀了他们~哎~

陈[笑着]:是啊~你想想去年LINDA那事儿不一样让我哭笑不得么~

工[平静地]:恩~我说易那小子也忒他妈不是东西了~怎么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自己不是有个老婆么~

[旁白:男]
工北想起了去年那个叫做LINDA的女人的事,
B
人物:朋友-陈[后简称陈];管道乐队主唱易[后简称易];LINDA[后简称L]

地点:酒吧外

时间:去年10月某场演出后
[背景:嘈杂][音乐:RANCID]

[旁白:女]
一年前,陈和易都是管道乐队的成员

LINDA事件之后,陈显然对与这个乐队失去了呆下去的信心

于是低调地独自生活了半年,

L[主动地]:你是管道乐队的鼓手?

陈[惊奇地]:是~?怎么?

L[主动地]:我叫LINDA,

陈[平静地]:恩~

L[主动地]:我挺喜欢PUNK的~

陈[平静地]:哦?那你平时听哪些乐队?

[旁白:女]
对于这种平白无故的搭讪,尤其是声称喜欢PUNK的,乐手们都养成了问问详细情况的习惯

多数人以为零点就是摇滚,花儿就是PUNK~

当然不得不承认这些乐队在国内流行乐坛非常有市场,但真正的摇滚乐手充其量是羡慕他们的机会~

L[主动地]:我比较喜欢ANTI-***,恩~NOFX,RANCID之类的~

陈[兴奋地]:有点杂,不过都是PUNK~赫赫~

L[主动地]:恩~我想玩PUNK,想学鼓,你觉得我能学会么?

陈[兴奋地]:行啊~只要你肯花功夫~一定能打好鼓的~

L[兴奋地]:恩~我跟你学行么?

陈[平静地]:这个啊?~我平时上班的~没时间的~

L[兴奋地]:其实就是你教我一些基本的,我自己练习~

陈[开心地]: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天赋了~`

[旁白:女][音乐:RANCID]

LINDA找到了自己的老师,跟着陈学鼓

工作的每一天,陈都会抽出晚上的时间来教LINDA打鼓

终于有一天,陈对易说

陈[兴奋地]:我觉得我爱上LINDA了~!

易[兴奋地]:是么~就这么几天?

陈[兴奋地]:恩~我觉得她属于那种很上进的女孩儿,学东西很卖力,而且长得也还不错~赫赫~

易[兴奋地]:那你就找个机会上了她啊?

陈[平静地]:神经~我是想找他恋爱,不是戏果儿~

易[兴奋地]:少来了,几个PUNK谈恋爱的~你丫是个PUNK么~

陈[平静地]:就从这方面判断是不是个PUNK?我说你也太那什么了吧?

易[兴奋地]:随便你,你不上,那我可上了啊~

陈[笑着]:赫赫~行~我看你怎么上~~

[旁白:女][音乐:RANCID]
于是一天

易[兴奋地]:陈,我说~LINDA那姑娘还有第一次呢~

陈[平静地]:哦?你怎么知道?

易[兴奋地]:不过她现在没有了~赫赫~

陈[愤怒地]: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真的把她上了??

易[兴奋地]:啊~怎么?别这么瞪着我,你不会是真的爱上她了吧?

陈[愤怒地]:你怎么可以这样~和我没关系~你自己有老婆,为什么还要和其他的女人~~

易[轻松地]:她愿意的啊?怎么了?

陈[愤怒地]:你~

[音乐:NIRVANA–[POLLY\NEW WAVE版](说明:必须是这首歌,因为歌词的内容就是说的这个)]

毒药
第[7]幕
大结局
A
人物:工北,JOEY

地点:大街旁自动取款房间

时间:半年后

[背景音乐:清醒乐队:走着入睡]

[旁白:女]

工北总算从自己一手制造的阴影中逃出来

每天朝着自己的方向走

生活开始慢慢的正常起来

平静持续着

更换了手机号

解散了乐队

变更了住址

辞掉了酒吧弹唱的工作

从摇滚圈子里彻底的消失了

[音乐外加入马路效果]

J[惊奇地]:真巧~怎么是你~

[旁白:女]
工北站在自动取款房间外面等了好一阵子

里面的女人终于出来了

工[惊奇地]:哦~是你~

J[高兴地]:你还好么~打你电话怎么总是关机~?

工[平静地]:哦~我不习惯总开机

J[兴奋地]:是换了号码了么?

工[点点头]:恩~

J[兴奋地]:我准备移民了~

工[平静地]:恩~全家~?

[旁白:女][音乐:张惠妹《勇敢》专辑–[忘记]]
其实到现在工北还不清楚这个女人的家庭背景,她的父母,她的亲戚

J[兴奋地]:不~就我一人~

工[平静地]:哦?加拿大?~

J[兴奋地]:嗬嗬~你还记得~

工[平静地]:我记性不好~没错吧?~

J[兴奋地]:恩~没错~我过去结婚~~

工[平静地]:恭喜你~~,祝你幸福~~

[旁白:女]

工北转身走进自动取款房间,

反手把门关上

他看见这个自己曾经爱过的女人等在门外

看着他

然后静静的离开~

[工北心想]:或许不是她的错么?
B

人物:工北,陈

地点:工北家门口

时间:1年后

[旁白:男]

平静地生活终于被陈的重新出现所打破

当这天工北打开家门的时候

[背景:搬家的声音]

工[气愤地]: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儿,轻一点不行么?一大清早的~

陈[小心地]:对不起,对不起,我呆会儿还有点急事,只能现在搬了~你好,新邻居~我叫陈

[旁白:男]

陈递上自己的名片,上面写着[燃烧的风扇-广告设计公司]

工北抬头看了一眼陈,

的确,这个时候陈是绝对不能认出工北的

续长了头发,留长了胡子,

带起了眼镜,忘记了不修边幅

而眼前的陈确实也没有了当年乐手的风范

商界的磨练让陈苍老了许多

唯一让工北辨认的只有名片上他们乐队的名字–燃烧的风扇

工[兴奋地]:陈

陈[高兴的]:什么事儿,新邻居~?

工[兴奋地]:我是工北~

[旁白:男][音乐:张惠妹《勇敢》专辑–[看见自己]]

陈显然没有对着突如其来的重逢做好准备

然后试探性的问

陈[惊奇地]:工北?以前弹过吉他,玩过PUNK?

工[兴奋地]:恩~燃烧的风扇

[旁白:男]

陈呆站在原地

看着眼前的工北

原来变化的万事都会在完结之后变得美好起来

C

人物:工北,陈

地点:工北家

时间:当天晚上

[音乐:张惠妹《勇敢》专辑–[看见自己]]

陈[平静地]:你知道么?JOEY去加拿大了~

工[平静地]:你总是慢几拍地告诉我事情的发展~~我2年前就知道了~~

陈[平静地]:恩~你见过她?

工[平静的]:在路边~说了几句话~~然后分开

陈[平静地]:就这样~你小子换了电话为什么不告诉我

工[平静地]:我想消失~彻底的~知道么?我厌倦了那样的生活~

陈[平静地]:也厌倦了我们这些朋友~

工[平静地]:我没有你那么好的心理承受能力,我不会再和欺骗我的人见面的~

陈[平静地]:是么?你的确很幼稚~~

工[平静地]:恩~我总是这么想,但我愿意保持下去~~

陈[平静地]:这2年,你在做什么?

工[平静地]:做过一段时间的吉他老师~~然后弄了张资格证,我当时不是很想弄得么…

陈[平静地]:恩~文化经纪人?

工[平静地]:恩~但是还是没做这个~我还是做起来老本行~~

陈[平静地]:写软件?

工[平静地]:恩~虽然很累,但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只有满天的代码,我能应付~~

陈[平静地]:这也何尝不是一条出路呢?易死了~

工[惊奇地]:什么?怎么死的~

陈[平静地]:白血病~你应该很高兴吧?

工[平静地]:不~我不恨他~~是我不能接受那个女人~~

陈[平静地]:也许这就是易放纵自己的原因吧~

工[平静地]:恩~或许把~

D

人物:工北

地点:工北家

时间:当天晚上

[效果:键盘敲击][音乐:张惠妹《勇敢》专辑–[我无所谓]]

[旁白:男]

工北终于得到了解脱,

他曾经是那样的憎恨这个专门抢夺人家心仪的男人

而一旦听到他的死讯,内心却十分的不安

到底是为了什么,易的生活是如此的短暂

是放纵么?

JOEY仅仅是一个女人,却完全改变了工北的生活

本以为能够摇滚的一生,但终究回到了远处

每一段故事的发展都会让主人公或悲惨或幸福的生活

工北算是主人公么?

他悲惨么?他幸福么?

他的一切还是属于他自己的么?

漂亮的女人就像是毒药

工北一直相信这一点

不然自己的故事还会是这样写的么?

在模糊了自己的眼眶之后,

他想到了年轻时自己的一首歌

《毒药》

终于发现当自己喝完这一杯慢性的毒药

体内就完整地变化了

直到过去,直到现在,直到将来~

口电
初稿完工于8月28日4:26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