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要太远的路要走

6dd5c2f15168ea4cd1c464ad63052910副本

老实说,我从未如此真诚地以泪洗面,原因是来自《The Boat That Rocked》这部电影。

当我再次认真仔细地看完了《The Boat That Rocked》,被压抑多年的心愿再次油然而生。显然,接下来的文字不会是一篇影评,而是这部电影带给我难以平复的心情。

我很不喜欢这部电影的中文翻译——《海盗电台》,这样的翻译一定会阻隔摇滚圈之外的观众对影片的理解。很多时候,我希望尊重导演的初衷,《The Boat That Rocked》-《摇滚之舟》又有什么不好呢?

……

两首DEMO-2009

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来写这篇博客,其实只是一时兴起,打算把发到豆瓣和myspace上的这两首歌再在这个我的自留地发布一下。 不想说太多,实际上,我早已过了四处发布音乐作品的状态。01年,我玩了第一个BAND,后来和现在已经金融硕士毕业在人民银行工作Larry搞了个所谓的UNPLUGGED组合。实际上只是用UNPLUGGED的方式表现一些音乐作品。 因为我和Larry童鞋实际上是来自于不同的音乐背景,于

本站被稍微折腾了一下

凌晨3点,在止痛药的作用下,胃稍微舒服一点了。今天胃疼的原因很简单,晚餐过量了。

昨天,帮R小姐的博客换了个域名,于 此,总算把手里的.cn域名全部清理,而R小姐的rara.im, 也成为了玩米经历中看得最顺眼的域名。

最近发生太多事了,虽然这些事和我等平头百姓半点关系没有,但终究让人十分郁闷。

晚上,域名控xumo童鞋跟 我说,你的博客看起来真费劲,字看不清,速度也很慢。于是,我不得不花点时间把这里稍微折腾一下。

……

这是一种责任

下午和御尚传媒的高总找了个能晒太阳的咖啡店聊天,长沙今天的太阳十分地美好,透过咖啡店顶楼玻璃屋顶泻下来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忽然就感觉 心情慢慢好了起来。

在结束上一份工作后,贝拉音乐诞生了。老实说,从领到工商执照的那一刻起,一种莫名的压力和责任感就压在了我的肩上。

昨 天,出了些小状况,虽然截至目前,一些同志还在推动,但实际上,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很随缘的人。因为对于这个项目本身而言,有没有它的参与,其实都不 重要。它的加入无非是我的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

而今天晚餐的时候,带着乐队巡演的艺人总监打给我说行程有变,乐队的兄弟们会先来长沙再回成都, 一时间,脑子里的压力迸发出来。

……

忽然觉得很洒脱

算起来,又有快2个月没更新了,今天也不会说太多,也不想说太多,只是在此刻我感觉很洒脱罢了!

就好像我的MSN签名改成了终解脱一样,纠结了很久的事情终于放下,内心终于得到解脱,当然,我一直很粗浅的认为,人生在世几十年,在不触及法律和伦理道德的基础上,不能让自己过得很压抑。

我从来就是个很随性的人,你可以说我是不成熟,但假如任何事情你都看得很轻的时候,很多事情也就好办很多了!换个角度说,也许这就是现代社会的阿Q精神吧!

站 在今天这个时间点,我还不能说太多,但是能说的是,我正在尝试将一种生存方式做改变。就好像最近很多旧同事打给我、劝诫我,我给他们的答复都是一 致的坚决一样,我对很多事情的观点是不可能成熟起来的,是不是说,顺应大浪潮也就是成熟呢?那么,你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价值又在哪里呢?生或死又有什么不同 呢?放眼望去,我们四周充斥着一堆堆行尸走肉,你是不是也是打算像他们一样活着呢?

刚才旧同事在MSN上跟我打招呼,很惊讶我会这么早起床,事实上,我已经办完今早要办的事回到家了。接下来还有一大堆更重要的事情要等着我来办。此刻,音乐是Dire Straits,身体蜷缩在沙发上,盖着毯子,红眼睛瞪着屏幕。我很享受这样的工作状态。

昨 晚5点睡,今天7点起。因为昨晚的夜宵给我触动很深,一帮长沙独立音乐圈的核心人物围坐在河西大学城一个不起眼的蒙古包里喝酒聊天。我们都已经不 是10年前的文艺青年了,我们都深知现实的残酷和无情,深知独立音乐这种精神毒药让我们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但我们需要在商业与文艺间找一个平衡点,这也就 是我们打算为这个圈子做的一些事情罢了!

今天心情特别好,上周四到昨天,我都是睡到自然醒,而从现在开始,一场更大的运动等着我们共同努力了!

关于加强文艺青年队伍整顿的通知

近段时间,湖南出现了一群打着文艺青年旗号却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的人。他们所经过之处无不战火连天,无数纯洁善良的文艺青年被这帮人所宣扬的文艺复兴所蛊惑。

这群人摆出一副救世主的姿态,实则算计着个人利益。于此,周先生提醒各位文艺青年不要被暂时所见到的表象所迷惑,密切关注身边动向,注意保护自己与身边的文艺青年,加强自我修养,分清敌我,彻底与这群人划清界限。

文艺青年队伍是一支积极的,民主的,开放的,不带私心杂念的队伍,我们应当时刻牢记加强文艺青年队伍整顿的纪律,不能再让这群虚伪的伪文艺青年混入 我们的队伍,不能再让这群虚伪的伪文艺青年扰乱我们得来不易的文艺复兴的春天。我们应当尽可能地借助音乐、文学、美术、雕塑等艺术形式与之斗争,让这支纯 粹的队伍更加纯粹,让那些冠冕堂皇假借文艺复兴的理由离我们远去。

文艺复兴运动需要你我的参与,文艺复兴运动的队伍整顿同时也需要你我的努力!谢谢各位!

没了!

那位一毛三的警察叔叔,你还好么?

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已经顺利落幕,老实说,从现场回到家就打算写篇文章表达一下我内心的激动,可是实在太累。刚刚睡醒,上噢咿呀论坛看到亲爱的大毛同志对我点名点姓地致谢,我实在觉得消受不起。

没错,我的确是为这次音乐节做了很多工作,但事实上,这是整个团队的成功,包括组委会各岗位的工作人员,灯光音响工程的合作伙伴,十三月唱片的工作人员,参与演出的各位优秀的音乐人和在现场的充满激情的观众。我实在很感谢大家的共同努力。

今天,我想在写下音乐节总结之前先表达一下我对那位警察叔叔的问候,至于这位警察叔叔是谁,我想在现场的朋友肯定还记得山人乐队小不点跳水时的局 面,当然,角度的原因,很多观众可能都不知道我第一个冲到媒体隔离区后看到的场景到底是怎样的,今天我就想好好说说这件音乐节上唯一让我觉得难受的事件。

2009年9月26日晚,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的第二天演出,橘子洲头。

山人乐队可以说成为了26日夜里演出的高潮,浓重的云南民族摇滚氛围一下子就感染了全场观众,庆功宴上不论是马条兄还是川子兄都跟我在说长沙观众牛逼,因为这种对音乐的尊重和对风格的包容实在让音乐人感动。

在山人乐队表演最后一首歌的时候,小不点把整个演出推向了高潮,在歌曲快要结束的时候,他纵身跳下舞台,和现场激动的观众来了一次近距离的互动,这 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位肩扛一毛三的警察叔叔冲向在与观众互动的小不点,拿出抓犯人的态度,一把抓住小不点的双脚,然后把他从人群里拉了下 来,然后用他健硕的手臂死死勒住小不点的脖子,大声叫嚣着,要把小不点带走,一边推搡小不点,一边用愤恨的眼光大声地叫嚷。

我是第一个从舞台上冲下台,钻入媒体隔离带,跑到这位警察叔叔旁边的工作人员。其实,当小不点兴奋地站在舞台边的时候,我已经预感到他很有可能要跳 水,在他跳下台之后,我冲下舞台的状态,其实是保护艺人。老实说,在整个组委会里,只有我了解摇滚演出的现场,比如POGO,比如跳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