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种责任

下午和御尚传媒的高总找了个能晒太阳的咖啡店聊天,长沙今天的太阳十分地美好,透过咖啡店顶楼玻璃屋顶泻下来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忽然就感觉 心情慢慢好了起来。

在结束上一份工作后,贝拉音乐诞生了。老实说,从领到工商执照的那一刻起,一种莫名的压力和责任感就压在了我的肩上。

昨 天,出了些小状况,虽然截至目前,一些同志还在推动,但实际上,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很随缘的人。因为对于这个项目本身而言,有没有它的参与,其实都不 重要。它的加入无非是我的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

而今天晚餐的时候,带着乐队巡演的艺人总监打给我说行程有变,乐队的兄弟们会先来长沙再回成都, 一时间,脑子里的压力迸发出来。

......

忽然觉得很洒脱

算起来,又有快2个月没更新了,今天也不会说太多,也不想说太多,只是在此刻我感觉很洒脱罢了!

就好像我的MSN签名改成了终解脱一样,纠结了很久的事情终于放下,内心终于得到解脱,当然,我一直很粗浅的认为,人生在世几十年,在不触及法律和伦理道德的基础上,不能让自己过得很压抑。

我从来就是个很随性的人,你可以说我是不成熟,但假如任何事情你都看得很轻的时候,很多事情也就好办很多了!换个角度说,也许这就是现代社会的阿Q精神吧!

站 在今天这个时间点,我还不能说太多,但是能说的是,我正在尝试将一种生存方式做改变。就好像最近很多旧同事打给我、劝诫我,我给他们的答复都是一 致的坚决一样,我对很多事情的观点是不可能成熟起来的,是不是说,顺应大浪潮也就是成熟呢?那么,你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价值又在哪里呢?生或死又有什么不同 呢?放眼望去,我们四周充斥着一堆堆行尸走肉,你是不是也是打算像他们一样活着呢?

刚才旧同事在MSN上跟我打招呼,很惊讶我会这么早起床,事实上,我已经办完今早要办的事回到家了。接下来还有一大堆更重要的事情要等着我来办。此刻,音乐是Dire Straits,身体蜷缩在沙发上,盖着毯子,红眼睛瞪着屏幕。我很享受这样的工作状态。

昨 晚5点睡,今天7点起。因为昨晚的夜宵给我触动很深,一帮长沙独立音乐圈的核心人物围坐在河西大学城一个不起眼的蒙古包里喝酒聊天。我们都已经不 是10年前的文艺青年了,我们都深知现实的残酷和无情,深知独立音乐这种精神毒药让我们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但我们需要在商业与文艺间找一个平衡点,这也就 是我们打算为这个圈子做的一些事情罢了!

今天心情特别好,上周四到昨天,我都是睡到自然醒,而从现在开始,一场更大的运动等着我们共同努力了!

我来说说“心神不宁”的谷歌

本着河蟹的原则,这个话题不能说太多,不能说太细,于是我只能简单说说。

最近事太多,不仅仅是工作忙,而是发生的事情还真是很多!不说驴霸,不说被自杀,也不说捂毛,就说说让我依赖着,陪伴着我每天学习、工作、生活的搜 索引擎。虽然长沙电信和网通目前google.com和gmail.com还能访问,但我真的不敢想象没有了google的服务,我的生活会乱成怎样。

CCAV的新闻我没看,那个被低俗内容弄得心神不宁的大学生我也不知道是何许人也,我只知道,整个事件没这么简单。

事件的始末我不想作过多的介绍,我只是想随便谈谈我的观点,当然,猴舌网站已经有了捂毛写的讨伐文章,主流商业网站也已展开了“你是赞成呢还是赞成呢?”的讨论。

1、低俗是什么?

我想先知道何谓低俗。性就是低俗么?

早前看到关于中国电影分级制度的讨论中不会有三级片的新闻,我就觉得分级制度又成为了儿戏。我实在不明白何谓低俗,每一个人都会经历的事情为什么就一定要遮遮掩掩,这是主流文化导向的硬伤。

改革开放以来,大量的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进入,让现在的民众对于性的观念逐步开放,说是和平演变也罢,反正性的开放程度已经逐步到达巅峰,大有赶超 60年代嬉皮士之势。看看街头的洗浴按摩,我们已经迎来了一个笑贫不笑娼的朝代,再回过头来讨论虚拟的互联网环境是否需要扫黄打非,让我实在费解。

......

原来我还是个文艺青年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不是文艺青年了。

因为从2003年开始,我就在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能太文艺,不能太感性。

于是不停地学习,学习经济学、学习逻辑学、学习金融、学习财务、学习法律,不停地以一个职业经理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这3年了,我看着自己不断地成长,不断地理性、不断地商业、不断地人情世故、不断地唯利是图。

事实上,昨晚和挚友聊天,他问我,你做商业的目的是什么?你的愿景是什么?

我想都没想就给了他答案,其实答案和给Ra小姐的是一样的——我只是想过上我想过的生活。

什么叫做想过的生活,无非也就是能随心地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没有任何经济上的压力。

我从来就是一个独立的人,我很不喜欢一把年纪了还靠着父母。于是,我决定离开之前的生活方式转而从商。

很多现在的合作伙伴都不知道我的过去,当然,我也在努力和过去那个叫做口电的人划清界限。换句话说,我在努力和过去痛苦的记忆决裂。其实,记忆并不痛苦,也许还很美好。

那个时候,我是个典型的文艺青年,我写歌、写诗、写故事甚至写剧本。

之所以今天一整天都浑浑噩噩,一方面是来自《偷窥》这本书,另一方面是来自于陈先生。

关于

这里是 周先生 的观点博客,周先生在这里分享工作中的观点和生活中的点滴! 关于 玩过音乐、做过电台、民革党员 致力于独立音乐与数字音乐传播 特别申明 本站内容仅代表周先生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机构与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