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种责任

下午和御尚传媒的高总找了个能晒太阳的咖啡店聊天,长沙今天的太阳十分地美好,透过咖啡店顶楼玻璃屋顶泻下来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忽然就感觉心情慢慢好了起来。 在结束上一份工作后,贝拉音乐诞生了。老实说,从领到工商执照的那一刻起,一种…

忽然觉得很洒脱

算起来,又有快2个月没更新了,今天也不会说太多,也不想说太多,只是在此刻我感觉很洒脱罢了! 就好像我的MSN签名改成了终解脱一样,纠结了很久的事情终于放下,内心终于得到解脱,当然,我一直很粗浅的认为,人生在世几十年,在不触及法律和伦理道…

我来说说“心神不宁”的谷歌

本着河蟹的原则,这个话题不能说太多,不能说太细,于是我只能简单说说。 最近事太多,不仅仅是工作忙,而是发生的事情还真是很多!不说驴霸,不说被自杀,也不说捂毛,就说说让我依赖着,陪伴着我每天学习、工作、生活的搜索引擎。虽然长沙电信和网…

原来我还是个文艺青年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不是文艺青年了。

因为从2003年开始,我就在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能太文艺,不能太感性。

于是不停地学习,学习经济学、学习逻辑学、学习金融、学习财务、学习法律,不停地以一个职业经理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这3年了,我看着自己不断地成长,不断地理性、不断地商业、不断地人情世故、不断地唯利是图。

事实上,昨晚和挚友聊天,他问我,你做商业的目的是什么?你的愿景是什么?

我想都没想就给了他答案,其实答案和给Ra小姐的是一样的——我只是想过上我想过的生活。

什么叫做想过的生活,无非也就是能随心地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没有任何经济上的压力。

我从来就是一个独立的人,我很不喜欢一把年纪了还靠着父母。于是,我决定离开之前的生活方式转而从商。

很多现在的合作伙伴都不知道我的过去,当然,我也在努力和过去那个叫做口电的人划清界限。换句话说,我在努力和过去痛苦的记忆决裂。其实,记忆并不痛苦,也许还很美好。

那个时候,我是个典型的文艺青年,我写歌、写诗、写故事甚至写剧本。

之所以今天一整天都浑浑噩噩,一方面是来自《偷窥》这本书,另一方面是来自于陈先生。

关于

玩过音乐、做过电台、民革党员 Deading Rocker. Music Fest Investor & Producer. BlockChain Observer. Former Music Radio Personal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