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要太远的路要走

老实说,我从未如此真诚地以泪洗面,原因是来自《The Boat That Rocked》这部电影。

当我再次认真仔细地看完了《The Boat That Rocked》,被压抑多年的心愿再次油然而生。显然,接下来的文字不会是一篇影评,而是这部电影带给我难以平复的心情。

我很不喜欢这部电影的中文翻译——《海盗电台》,这样的翻译一定会阻隔摇滚圈之外的观众对影片的理解。很多时候,我希望尊重导演的初衷,《The Boat That Rocked》-《摇滚之舟》又有什么不好呢?

......

关于加强文艺青年队伍整顿的通知

近段时间,湖南出现了一群打着文艺青年旗号却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的人。他们所经过之处无不战火连天,无数纯洁善良的文艺青年被这帮人所宣扬的文艺复兴所蛊惑。

这群人摆出一副救世主的姿态,实则算计着个人利益。于此,周先生提醒各位文艺青年不要被暂时所见到的表象所迷惑,密切关注身边动向,注意保护自己与身边的文艺青年,加强自我修养,分清敌我,彻底与这群人划清界限。

文艺青年队伍是一支积极的,民主的,开放的,不带私心杂念的队伍,我们应当时刻牢记加强文艺青年队伍整顿的纪律,不能再让这群虚伪的伪文艺青年混入 我们的队伍,不能再让这群虚伪的伪文艺青年扰乱我们得来不易的文艺复兴的春天。我们应当尽可能地借助音乐、文学、美术、雕塑等艺术形式与之斗争,让这支纯 粹的队伍更加纯粹,让那些冠冕堂皇假借文艺复兴的理由离我们远去。

文艺复兴运动需要你我的参与,文艺复兴运动的队伍整顿同时也需要你我的努力!谢谢各位!

没了!

看,音乐节

最近在筹备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算起来,也只有7天时间就会听到橘子洲头浓重的摇滚声音了。

其实,在长沙办音乐节实在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加之今年是我们伟大的天朝60大寿,于是一切就显得更加为难起来。

在长沙的历史上,从未举办过户外流行音乐节,当然,按照这次我对于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的包装来看,中南地区也尚未举办过类似的活动。不论是政府还是企业,甚至民众,其实对于音乐节的概念是十分模糊的,当然,不包括那些真真正正的文艺青年。

我欣喜地看到,其实对长沙的文艺青年来说,其实这次音乐节的举办还是万众期待的。我能够感受到那些为湖南独立音乐默默做着贡献的人们的积极态度。比如吉玥,比如大毛,比如赵晶,比如丁广义,比如那些给与我最大支持的乐手和朋友。

......

我最近在忙什么

最近实在太忙了,看看这里,又有1个多月没有更新了。在我更忙之前,赶紧来向各位通报一下我最近在忙什么!

首先给中南地区的现代音乐爱好者一个喜讯,经过半年多的筹备,2009年9月将在湖南长沙举办中南地区最大的音乐节。据我们了解,中南地区史上尚未举办过大型的户外音乐节,更多细节,在音乐节新闻发布会召开之前不便透露,请大家密切关注。

另 外,便是手写文化的项目,我们目前已经开始运作“手写文化联盟”和“手写音乐沙龙”两个地面项目。“手写文化联盟”旨在为提升长沙的文化品质,目前联动了 小酒吧、咖啡馆、唱片店、西餐厅、琴行和吉他社等企业和组织。而“手写音乐沙龙”则是定期的小酒吧售票演出的呈现,相信通过唱作艺人和团体的潜移默化配合 专业音乐广播传媒的引导,能够为振兴南方的文艺事业作出一定的帮助。如果你所经营的企业或团体和我们有着同样的诉求,也欢迎跟我联络!

今天我想到了一个口号,南方文艺复兴的领导者。我希望能够通过手写文化的绵薄之力,为改善南方文艺现状,提升文艺参与者的积极性起到一定的作用,让真正处于民间的艺术家们能跳出体制,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

能说的只有这么多啦。

明晚飞北京,会顺道去奥体看看谢天笑。早前去西安看了曲江青年音乐节,感觉一般。按照十三月老姜的话说,也就是摇滚同一首歌。我个人对张楚的判断也逐渐大打折扣。

很晚了,刚找24小时管道疏通把浴室里堵塞的地漏疏通,关机睡觉,祝各位看官好运!

......

我来说说“心神不宁”的谷歌

本着河蟹的原则,这个话题不能说太多,不能说太细,于是我只能简单说说。

最近事太多,不仅仅是工作忙,而是发生的事情还真是很多!不说驴霸,不说被自杀,也不说捂毛,就说说让我依赖着,陪伴着我每天学习、工作、生活的搜 索引擎。虽然长沙电信和网通目前google.com和gmail.com还能访问,但我真的不敢想象没有了google的服务,我的生活会乱成怎样。

CCAV的新闻我没看,那个被低俗内容弄得心神不宁的大学生我也不知道是何许人也,我只知道,整个事件没这么简单。

事件的始末我不想作过多的介绍,我只是想随便谈谈我的观点,当然,猴舌网站已经有了捂毛写的讨伐文章,主流商业网站也已展开了“你是赞成呢还是赞成呢?”的讨论。

1、低俗是什么?

我想先知道何谓低俗。性就是低俗么?

早前看到关于中国电影分级制度的讨论中不会有三级片的新闻,我就觉得分级制度又成为了儿戏。我实在不明白何谓低俗,每一个人都会经历的事情为什么就一定要遮遮掩掩,这是主流文化导向的硬伤。

改革开放以来,大量的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进入,让现在的民众对于性的观念逐步开放,说是和平演变也罢,反正性的开放程度已经逐步到达巅峰,大有赶超 60年代嬉皮士之势。看看街头的洗浴按摩,我们已经迎来了一个笑贫不笑娼的朝代,再回过头来讨论虚拟的互联网环境是否需要扫黄打非,让我实在费解。

......

我做过的Case

今晚要去给“盖世群音-百事乐队大赛”长沙站总决赛做评审,于是打算回顾一下从2001年以来过往的8年里我到底做了些什么足以来承载评审这个需要沉淀的工作。老实说,在此之前我已经明确要求过今晚的导演组修改我的名字和Title。

一 开始,他们给我的介绍是【独立音乐人、资深策划人、乐评人-口电】。其实就像上周我参加选手见面会时几个当年我做音乐时的老朋友诧异得一样,我的确消失了 很长时间。其实所谓消失无非也就是改回了我的真名,换了个Title罢了。之所以要用真名,只是因为口电这个名字承载了太多,当然,这两个字或许在当时还 有点知名度。呵呵。于是,我现在的Title是【资深策划人、文化经纪人、独立音乐人】。

呵呵,看着这三个Title,我不禁想笑。我真的是这样的么?

有钱烧快女,不如自己发唱片

这是一个很不理性的标题,但接下来的文字我会很理性。

今天想说的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还是关于最近异常火热的快乐女声。

首先,我想说,这只是一场电视秀,包括之前的超级女声、超级男声、快乐男声之类。

为什么说只是一场电视秀,是因为这场所谓的比赛不是那么纯粹。倒不是说黑幕,只是因为这是一档在电视台播出的电视栏目,因为是电视栏目,就必须保证整台秀的可看性。所谓可看性就是说整个赛程要充分考虑到娱乐性、互动性、收视率和这场秀对于未来整个电视台的影响等等太多因素。因此,比赛的专业性就不用论证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有着成为名歌手梦想的选手们真的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与其参加这么一个电视秀,还不如通过相关渠道直接向唱片公司投递材料。

第二,我想说,参加这场电视秀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刚和长沙20强的几位选手吃夜宵回来,桌上谈到参赛目的的话题。其实在5月24日,这篇文章里 我就说了,选手们参赛的动机和目的无非也就是成熟型和稚嫩型。今天我还想加一种类型,盲目型。顾名思义,盲目型也就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参加,只是因为想 来参加就参加了,恐怕这类选手还不占少数。当然,我今天还需要修正一下当时对于稚嫩型选手的定义,这类选手不一定是小孩子,恐怕众多对行业操作了解不明确 的人也都是这类,这群人里有选手还有他们的父母。

总之,我的观点是,不论是哪种选手,你都要弄明白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和是否能够达到你的目标再来参赛吧。这种做事的方式,不仅仅是参加这个电视秀,在做任何事情,做任何判断的时候都是一样的原理啊。为什么那些靠智慧赚到钱的父母们会在这个问题上犯糊涂呢?

我简单说说一个最简单的方式吧,当然这也是我做判断的方式,也许不是完全正确,但至少在面对这个电视秀的问题上是没错的。以参选快女为例,分析步骤如下:

1、先了解天娱今年要怎样的艺人——公关费用!

2、根据选择标准为选手进行相应的包装(选歌、造型、形体等)——包装费用!

3、利用相关资源将选手送入相对前一点的名次(如50强)——公关费用!

4、与专业网络推手(贴吧、博客、软文等)团队联络,并制定网络宣传方案——包装费用!

5、与专业歌迷后援会团队联络,并制定地面后援方案——包装费用!

6、展开网络炒作,并执行地面后援——包装费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