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要太远的路要走

老实说,我从未如此真诚地以泪洗面,原因是来自《The Boat That Rocked》这部电影。

当我再次认真仔细地看完了《The Boat That Rocked》,被压抑多年的心愿再次油然而生。显然,接下来的文字不会是一篇影评,而是这部电影带给我难以平复的心情。

我很不喜欢这部电影的中文翻译——《海盗电台》,这样的翻译一定会阻隔摇滚圈之外的观众对影片的理解。很多时候,我希望尊重导演的初衷,《The Boat That Rocked》-《摇滚之舟》又有什么不好呢?

......

忽然觉得很洒脱

算起来,又有快2个月没更新了,今天也不会说太多,也不想说太多,只是在此刻我感觉很洒脱罢了!

就好像我的MSN签名改成了终解脱一样,纠结了很久的事情终于放下,内心终于得到解脱,当然,我一直很粗浅的认为,人生在世几十年,在不触及法律和伦理道德的基础上,不能让自己过得很压抑。

我从来就是个很随性的人,你可以说我是不成熟,但假如任何事情你都看得很轻的时候,很多事情也就好办很多了!换个角度说,也许这就是现代社会的阿Q精神吧!

站 在今天这个时间点,我还不能说太多,但是能说的是,我正在尝试将一种生存方式做改变。就好像最近很多旧同事打给我、劝诫我,我给他们的答复都是一 致的坚决一样,我对很多事情的观点是不可能成熟起来的,是不是说,顺应大浪潮也就是成熟呢?那么,你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价值又在哪里呢?生或死又有什么不同 呢?放眼望去,我们四周充斥着一堆堆行尸走肉,你是不是也是打算像他们一样活着呢?

刚才旧同事在MSN上跟我打招呼,很惊讶我会这么早起床,事实上,我已经办完今早要办的事回到家了。接下来还有一大堆更重要的事情要等着我来办。此刻,音乐是Dire Straits,身体蜷缩在沙发上,盖着毯子,红眼睛瞪着屏幕。我很享受这样的工作状态。

昨 晚5点睡,今天7点起。因为昨晚的夜宵给我触动很深,一帮长沙独立音乐圈的核心人物围坐在河西大学城一个不起眼的蒙古包里喝酒聊天。我们都已经不 是10年前的文艺青年了,我们都深知现实的残酷和无情,深知独立音乐这种精神毒药让我们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但我们需要在商业与文艺间找一个平衡点,这也就 是我们打算为这个圈子做的一些事情罢了!

今天心情特别好,上周四到昨天,我都是睡到自然醒,而从现在开始,一场更大的运动等着我们共同努力了!

关于加强文艺青年队伍整顿的通知

近段时间,湖南出现了一群打着文艺青年旗号却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的人。他们所经过之处无不战火连天,无数纯洁善良的文艺青年被这帮人所宣扬的文艺复兴所蛊惑。

这群人摆出一副救世主的姿态,实则算计着个人利益。于此,周先生提醒各位文艺青年不要被暂时所见到的表象所迷惑,密切关注身边动向,注意保护自己与身边的文艺青年,加强自我修养,分清敌我,彻底与这群人划清界限。

文艺青年队伍是一支积极的,民主的,开放的,不带私心杂念的队伍,我们应当时刻牢记加强文艺青年队伍整顿的纪律,不能再让这群虚伪的伪文艺青年混入 我们的队伍,不能再让这群虚伪的伪文艺青年扰乱我们得来不易的文艺复兴的春天。我们应当尽可能地借助音乐、文学、美术、雕塑等艺术形式与之斗争,让这支纯 粹的队伍更加纯粹,让那些冠冕堂皇假借文艺复兴的理由离我们远去。

文艺复兴运动需要你我的参与,文艺复兴运动的队伍整顿同时也需要你我的努力!谢谢各位!

没了!

那位一毛三的警察叔叔,你还好么?

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已经顺利落幕,老实说,从现场回到家就打算写篇文章表达一下我内心的激动,可是实在太累。刚刚睡醒,上噢咿呀论坛看到亲爱的大毛同志对我点名点姓地致谢,我实在觉得消受不起。

没错,我的确是为这次音乐节做了很多工作,但事实上,这是整个团队的成功,包括组委会各岗位的工作人员,灯光音响工程的合作伙伴,十三月唱片的工作人员,参与演出的各位优秀的音乐人和在现场的充满激情的观众。我实在很感谢大家的共同努力。

今天,我想在写下音乐节总结之前先表达一下我对那位警察叔叔的问候,至于这位警察叔叔是谁,我想在现场的朋友肯定还记得山人乐队小不点跳水时的局 面,当然,角度的原因,很多观众可能都不知道我第一个冲到媒体隔离区后看到的场景到底是怎样的,今天我就想好好说说这件音乐节上唯一让我觉得难受的事件。

2009年9月26日晚,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的第二天演出,橘子洲头。

山人乐队可以说成为了26日夜里演出的高潮,浓重的云南民族摇滚氛围一下子就感染了全场观众,庆功宴上不论是马条兄还是川子兄都跟我在说长沙观众牛逼,因为这种对音乐的尊重和对风格的包容实在让音乐人感动。

在山人乐队表演最后一首歌的时候,小不点把整个演出推向了高潮,在歌曲快要结束的时候,他纵身跳下舞台,和现场激动的观众来了一次近距离的互动,这 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位肩扛一毛三的警察叔叔冲向在与观众互动的小不点,拿出抓犯人的态度,一把抓住小不点的双脚,然后把他从人群里拉了下 来,然后用他健硕的手臂死死勒住小不点的脖子,大声叫嚣着,要把小不点带走,一边推搡小不点,一边用愤恨的眼光大声地叫嚷。

我是第一个从舞台上冲下台,钻入媒体隔离带,跑到这位警察叔叔旁边的工作人员。其实,当小不点兴奋地站在舞台边的时候,我已经预感到他很有可能要跳 水,在他跳下台之后,我冲下舞台的状态,其实是保护艺人。老实说,在整个组委会里,只有我了解摇滚演出的现场,比如POGO,比如跳水。

......

你们这些所谓的媒体

最近筹备音乐节,有很多感触。当然,这些感触不能说是抱怨,无非也只是在当下中国体制下很正常的表现。怨多了,也就积累下来了,于是,有人发明了个词,叫积怨。

不吐不快,今天随便说几句我对某些媒体的看法。

众 所周知,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大众传媒经历了平面媒体、广播媒体、电视媒体、网络媒体、手机媒体等阶段。我不得不说,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那些所谓的传 统媒体已经显得力不从心。不要跟我说某种载体是根深蒂固、不可动摇的,事实上,我不得不说,数字媒体迟早会代替那些高成本、低效率的传统媒体。这一论调我 不想多说,从纸质的信件被email替代就能看出。

之所以说从音乐节感慨到媒体,是因为有这么一家网站。这是一家和谐消息满天飞的五毛网 站,当然,不少人把它视为政府的门户,因为充斥版面的内容全是和谐之声,我不得不说,就这么一家网站,依仗着政府的背景,毫无盈利模式,却能活生生的虏获 大批骑在我头上的仆人。没错,因为这本身就是政府门户。因为,我们做的项目,需要照顾到这部分人群。因为我们需要通过这么一个披着高科技外衣的红色网站巩固与官员 的关系。其实一切都无可厚非,但如果打着商业的幌子做形式主义,结果恐怕都不用我多说。

......

罢!

对不住大家了,除非我先罢工才能响应,为了生存,我没法罢工!

我对于互联网的依赖实在太大了,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我对大家的支持!

我来说说“心神不宁”的谷歌

本着河蟹的原则,这个话题不能说太多,不能说太细,于是我只能简单说说。

最近事太多,不仅仅是工作忙,而是发生的事情还真是很多!不说驴霸,不说被自杀,也不说捂毛,就说说让我依赖着,陪伴着我每天学习、工作、生活的搜 索引擎。虽然长沙电信和网通目前google.com和gmail.com还能访问,但我真的不敢想象没有了google的服务,我的生活会乱成怎样。

CCAV的新闻我没看,那个被低俗内容弄得心神不宁的大学生我也不知道是何许人也,我只知道,整个事件没这么简单。

事件的始末我不想作过多的介绍,我只是想随便谈谈我的观点,当然,猴舌网站已经有了捂毛写的讨伐文章,主流商业网站也已展开了“你是赞成呢还是赞成呢?”的讨论。

1、低俗是什么?

我想先知道何谓低俗。性就是低俗么?

早前看到关于中国电影分级制度的讨论中不会有三级片的新闻,我就觉得分级制度又成为了儿戏。我实在不明白何谓低俗,每一个人都会经历的事情为什么就一定要遮遮掩掩,这是主流文化导向的硬伤。

改革开放以来,大量的资产阶级腐朽思想的进入,让现在的民众对于性的观念逐步开放,说是和平演变也罢,反正性的开放程度已经逐步到达巅峰,大有赶超 60年代嬉皮士之势。看看街头的洗浴按摩,我们已经迎来了一个笑贫不笑娼的朝代,再回过头来讨论虚拟的互联网环境是否需要扫黄打非,让我实在费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