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种责任

下午和御尚传媒的高总找了个能晒太阳的咖啡店聊天,长沙今天的太阳十分地美好,透过咖啡店顶楼玻璃屋顶泻下来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忽然就感觉 心情慢慢好了起来。

在结束上一份工作后,贝拉音乐诞生了。老实说,从领到工商执照的那一刻起,一种莫名的压力和责任感就压在了我的肩上。

昨 天,出了些小状况,虽然截至目前,一些同志还在推动,但实际上,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很随缘的人。因为对于这个项目本身而言,有没有它的参与,其实都不 重要。它的加入无非是我的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

而今天晚餐的时候,带着乐队巡演的艺人总监打给我说行程有变,乐队的兄弟们会先来长沙再回成都, 一时间,脑子里的压力迸发出来。

......

忽然觉得很洒脱

算起来,又有快2个月没更新了,今天也不会说太多,也不想说太多,只是在此刻我感觉很洒脱罢了!

就好像我的MSN签名改成了终解脱一样,纠结了很久的事情终于放下,内心终于得到解脱,当然,我一直很粗浅的认为,人生在世几十年,在不触及法律和伦理道德的基础上,不能让自己过得很压抑。

我从来就是个很随性的人,你可以说我是不成熟,但假如任何事情你都看得很轻的时候,很多事情也就好办很多了!换个角度说,也许这就是现代社会的阿Q精神吧!

站 在今天这个时间点,我还不能说太多,但是能说的是,我正在尝试将一种生存方式做改变。就好像最近很多旧同事打给我、劝诫我,我给他们的答复都是一 致的坚决一样,我对很多事情的观点是不可能成熟起来的,是不是说,顺应大浪潮也就是成熟呢?那么,你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价值又在哪里呢?生或死又有什么不同 呢?放眼望去,我们四周充斥着一堆堆行尸走肉,你是不是也是打算像他们一样活着呢?

刚才旧同事在MSN上跟我打招呼,很惊讶我会这么早起床,事实上,我已经办完今早要办的事回到家了。接下来还有一大堆更重要的事情要等着我来办。此刻,音乐是Dire Straits,身体蜷缩在沙发上,盖着毯子,红眼睛瞪着屏幕。我很享受这样的工作状态。

昨 晚5点睡,今天7点起。因为昨晚的夜宵给我触动很深,一帮长沙独立音乐圈的核心人物围坐在河西大学城一个不起眼的蒙古包里喝酒聊天。我们都已经不 是10年前的文艺青年了,我们都深知现实的残酷和无情,深知独立音乐这种精神毒药让我们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但我们需要在商业与文艺间找一个平衡点,这也就 是我们打算为这个圈子做的一些事情罢了!

今天心情特别好,上周四到昨天,我都是睡到自然醒,而从现在开始,一场更大的运动等着我们共同努力了!

你们这些所谓的媒体

最近筹备音乐节,有很多感触。当然,这些感触不能说是抱怨,无非也只是在当下中国体制下很正常的表现。怨多了,也就积累下来了,于是,有人发明了个词,叫积怨。

不吐不快,今天随便说几句我对某些媒体的看法。

众 所周知,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大众传媒经历了平面媒体、广播媒体、电视媒体、网络媒体、手机媒体等阶段。我不得不说,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那些所谓的传 统媒体已经显得力不从心。不要跟我说某种载体是根深蒂固、不可动摇的,事实上,我不得不说,数字媒体迟早会代替那些高成本、低效率的传统媒体。这一论调我 不想多说,从纸质的信件被email替代就能看出。

之所以说从音乐节感慨到媒体,是因为有这么一家网站。这是一家和谐消息满天飞的五毛网 站,当然,不少人把它视为政府的门户,因为充斥版面的内容全是和谐之声,我不得不说,就这么一家网站,依仗着政府的背景,毫无盈利模式,却能活生生的虏获 大批骑在我头上的仆人。没错,因为这本身就是政府门户。因为,我们做的项目,需要照顾到这部分人群。因为我们需要通过这么一个披着高科技外衣的红色网站巩固与官员 的关系。其实一切都无可厚非,但如果打着商业的幌子做形式主义,结果恐怕都不用我多说。

......

我最近在忙什么

最近实在太忙了,看看这里,又有1个多月没有更新了。在我更忙之前,赶紧来向各位通报一下我最近在忙什么!

首先给中南地区的现代音乐爱好者一个喜讯,经过半年多的筹备,2009年9月将在湖南长沙举办中南地区最大的音乐节。据我们了解,中南地区史上尚未举办过大型的户外音乐节,更多细节,在音乐节新闻发布会召开之前不便透露,请大家密切关注。

另 外,便是手写文化的项目,我们目前已经开始运作“手写文化联盟”和“手写音乐沙龙”两个地面项目。“手写文化联盟”旨在为提升长沙的文化品质,目前联动了 小酒吧、咖啡馆、唱片店、西餐厅、琴行和吉他社等企业和组织。而“手写音乐沙龙”则是定期的小酒吧售票演出的呈现,相信通过唱作艺人和团体的潜移默化配合 专业音乐广播传媒的引导,能够为振兴南方的文艺事业作出一定的帮助。如果你所经营的企业或团体和我们有着同样的诉求,也欢迎跟我联络!

今天我想到了一个口号,南方文艺复兴的领导者。我希望能够通过手写文化的绵薄之力,为改善南方文艺现状,提升文艺参与者的积极性起到一定的作用,让真正处于民间的艺术家们能跳出体制,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

能说的只有这么多啦。

明晚飞北京,会顺道去奥体看看谢天笑。早前去西安看了曲江青年音乐节,感觉一般。按照十三月老姜的话说,也就是摇滚同一首歌。我个人对张楚的判断也逐渐大打折扣。

很晚了,刚找24小时管道疏通把浴室里堵塞的地漏疏通,关机睡觉,祝各位看官好运!

......

换位思考

不论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我都不断地提醒自己在矛盾产生是要换位思考。事实说明,这样的做事方式是正确的。

矛盾自然是两方以上之间的冲突,不论是观点还是言语,亦或是行为。当矛盾的当事人站在对立面想想矛盾的产生、过程和结果,之间的冲突其实是可以解决的。

今天我借由这种做事的方式来说几句这段时间来一直烦着我的一些事。

首先申明我不是“五毛党”,我只是想在一种冷静地状况下分析一下问题。至于什么是“五毛党”,请咨询那个让人心神不宁的谷歌。

这些年发生了不少事,在这些事情的处理过程中,“少数不明真相”的民众对一些做法不满,当然,也包括这些事情的起因。我不想对这些事做任何评价,只是想换位思考一下,假如我站在对立面,我会怎样做。

自古以来,就有“唯有读书高”的说法,因为只有读书考状元才有可能做官,只有做官了才能光宗耀祖。在这样一种愚昧的意识形态的影响下,劣根性就沿袭到现在。

以前看过一本书,说是在加拿大,只有成绩不好的人才会做公务员,成绩优秀的人都会经商。公务员都是合同工,就连那个来中国说相声的大山,当时无非也只是加拿大在中国的一个签证官,合同一满,便离职说相声。

而 回过头来看看我们的状况又是如何呢?一直想写一篇关于找工作的文章,想表达一下我眼中关于到底是找一份稳定的工作还是高收入的工作的态度。正好今天说到 这,我不得不说,在中国传统的意识形态中,也许公务员就是一份稳定的工作吧。一些应届大学毕业生的家长们想尽一切办法都要帮孩子谋一份吃皇粮的工作,无非 也就是想护着孩子一辈子四平八稳。当然,站在我的角度,我不是一个安于现状求稳定的人,于是我对此嗤之以鼻。

草泥马戈壁!

昨晚和林碰面,他是石首人。他要我上网搜新闻,也和我大概说了一些故事。

刚搜了一下,内心关于human rights的愤怒重新被点燃。我一直是个很愤的人,老实说,摇滚乐真的害了不少人。

简单说几句吧,说太多恐怕在这个地方会遭遇不幸。草泥马的!

第一,经商与公关的关系我想不用解释太多。全球的生意人都一定存在这样的方式。只是没必要仗势欺人吧?勾结也没必要这么高调吧?

第二,WEB2.0时代,并不只有电脑才能向网上发布消息,难道你们不知道?饭否在这个问题上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你妈逼全城断网有什么用?

第三,还是WEB2.0时代,Block几个网站有什么用,还有博客呢。不然就没收电脑、手机、电话,这样最有用。操!

不想说太多了!我也就是这么三个观点。至于人治还是法治我不想评论了。本来这话题就不能说,从wiki到youtube,再到google,草泥马太把我们当傻逼了。殊不知有翻墙一说么?

卧槽,说伊朗应该很安全,今天看到一个伊朗女博客的文字:

明天的游行我定会参加/也许会有暴力/也许我会被杀/我正听着我最爱的音乐/跃跃欲试想跳上几曲/我一直希望自己的眉毛能够再细一些/是的,明天游行前一定要去美容一下

说实话,我差点哽噎,草泥马戈壁,这不是一回事嘛!

在这个事情上,我很感谢Google,不过,另一条新闻让我很寒心: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近日根据公众举报并经核查,“谷歌中国”网站(google.cn)大量传播淫秽色情和低俗信息,严重违反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违背社会公德,损害公众利益。

草泥马,我才明白,原来某中心是开在庙里的。

我日,我真的忍无可忍了,抱歉我满嘴脏话!不然你来尝尝这样的滋味,憋着满肚子话说不出有多难受?

最后,我不会列出任何链接,自己去Google.com搜吧,记住一定要搜博客!

原来我还是个文艺青年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不是文艺青年了。

因为从2003年开始,我就在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能太文艺,不能太感性。

于是不停地学习,学习经济学、学习逻辑学、学习金融、学习财务、学习法律,不停地以一个职业经理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这3年了,我看着自己不断地成长,不断地理性、不断地商业、不断地人情世故、不断地唯利是图。

事实上,昨晚和挚友聊天,他问我,你做商业的目的是什么?你的愿景是什么?

我想都没想就给了他答案,其实答案和给Ra小姐的是一样的——我只是想过上我想过的生活。

什么叫做想过的生活,无非也就是能随心地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没有任何经济上的压力。

我从来就是一个独立的人,我很不喜欢一把年纪了还靠着父母。于是,我决定离开之前的生活方式转而从商。

很多现在的合作伙伴都不知道我的过去,当然,我也在努力和过去那个叫做口电的人划清界限。换句话说,我在努力和过去痛苦的记忆决裂。其实,记忆并不痛苦,也许还很美好。

那个时候,我是个典型的文艺青年,我写歌、写诗、写故事甚至写剧本。

之所以今天一整天都浑浑噩噩,一方面是来自《偷窥》这本书,另一方面是来自于陈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