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首DEMO-2009

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来写这篇博客,其实只是一时兴起,打算把发到豆瓣和myspace上的这两首歌再在这个我的自留地发布一下。 不想说太多,实际上,我早已过了四处发布音乐作品的状态。01年,我玩了第一个BAND,后来和现在已经金融硕士毕业在人民银行工作Larry搞了个所谓的UNPLUGGED组合。实际上只是用UNPLUGGED的方式表现一些音乐作品。 因为我和Larry童鞋实际上是来自于不同的音乐背景,于是乎,当时的创作基本糅杂了PUNK,GRUNGE,COUNTRY和BLUES的元素。但当两人走出大学校园,也就没有机会再在一起彻夜不眠地喝酒弹琴唱歌了。 后来的发展有点神奇,Larry继续念书,念了个金融硕士。我开始做传媒和演出业。但期间我还在之前的风格下有些创作,套用在豆瓣上的话说: 10年前玩了个Punk乐队。后来和玩 Grunge的Lary一起弄了个Unplugged组合——Space Pig,风格上受Punk和Grunge影响很大。接着便消失了。后来做过电台、开过咖啡店,接着便弄成现在的身份。这几年,其实一直还在写歌,但实在太 忙,于是用DEMO的形式呈现吧。 当然,从2009年帮助湖南一些坚持的音乐人发表了湖南第一张原创音乐唱片,而后又帮助中南地区的独立音乐爱好者带来中南地区第一场户外流行音乐节——橘洲音乐节之后,我仍然继续在帮助更多的坚持于音乐和理想的朋友们做着一些独立音乐和文化的推广工作。在成立贝拉音乐之后,肩上虽然担子虽然越来越重,但越来越乐此不疲了。 好了,不说废话了,2009年写了两首歌,没时间做,各位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就将就听着DEMO吧。于各位来说,权当娱乐,于我来说,权当娱乐too.... Funny Summer 可以说这是几年来比较满意的作品。套用山人乐队的一句歌词“可惜了...可惜了...”,因为没时间做啊~哎~呵呵~ 老刘 这位老刘同志是一位90年代的文艺青年,沉迷90年代的京腔民谣。无奈,这首歌果然还对他的口味。在办公室随便整出来就随便在办公室录了。以作纪念!哈 哈~ 噢。对了,公布一下我的豆瓣,这里,没事儿也来互动一下... update: audio player插件在升级后,竟然提示JS错误!于是我调用了豆瓣的swf播放器。。。

这是一种责任

下午和御尚传媒的高总找了个能晒太阳的咖啡店聊天,长沙今天的太阳十分地美好,透过咖啡店顶楼玻璃屋顶泻下来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忽然就感觉 心情慢慢好了起来。

在结束上一份工作后,贝拉音乐诞生了。老实说,从领到工商执照的那一刻起,一种莫名的压力和责任感就压在了我的肩上。

昨 天,出了些小状况,虽然截至目前,一些同志还在推动,但实际上,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很随缘的人。因为对于这个项目本身而言,有没有它的参与,其实都不 重要。它的加入无非是我的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

而今天晚餐的时候,带着乐队巡演的艺人总监打给我说行程有变,乐队的兄弟们会先来长沙再回成都, 一时间,脑子里的压力迸发出来。

......

那位一毛三的警察叔叔,你还好么?

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已经顺利落幕,老实说,从现场回到家就打算写篇文章表达一下我内心的激动,可是实在太累。刚刚睡醒,上噢咿呀论坛看到亲爱的大毛同志对我点名点姓地致谢,我实在觉得消受不起。

没错,我的确是为这次音乐节做了很多工作,但事实上,这是整个团队的成功,包括组委会各岗位的工作人员,灯光音响工程的合作伙伴,十三月唱片的工作人员,参与演出的各位优秀的音乐人和在现场的充满激情的观众。我实在很感谢大家的共同努力。

今天,我想在写下音乐节总结之前先表达一下我对那位警察叔叔的问候,至于这位警察叔叔是谁,我想在现场的朋友肯定还记得山人乐队小不点跳水时的局 面,当然,角度的原因,很多观众可能都不知道我第一个冲到媒体隔离区后看到的场景到底是怎样的,今天我就想好好说说这件音乐节上唯一让我觉得难受的事件。

2009年9月26日晚,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的第二天演出,橘子洲头。

山人乐队可以说成为了26日夜里演出的高潮,浓重的云南民族摇滚氛围一下子就感染了全场观众,庆功宴上不论是马条兄还是川子兄都跟我在说长沙观众牛逼,因为这种对音乐的尊重和对风格的包容实在让音乐人感动。

在山人乐队表演最后一首歌的时候,小不点把整个演出推向了高潮,在歌曲快要结束的时候,他纵身跳下舞台,和现场激动的观众来了一次近距离的互动,这 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位肩扛一毛三的警察叔叔冲向在与观众互动的小不点,拿出抓犯人的态度,一把抓住小不点的双脚,然后把他从人群里拉了下 来,然后用他健硕的手臂死死勒住小不点的脖子,大声叫嚣着,要把小不点带走,一边推搡小不点,一边用愤恨的眼光大声地叫嚷。

我是第一个从舞台上冲下台,钻入媒体隔离带,跑到这位警察叔叔旁边的工作人员。其实,当小不点兴奋地站在舞台边的时候,我已经预感到他很有可能要跳 水,在他跳下台之后,我冲下舞台的状态,其实是保护艺人。老实说,在整个组委会里,只有我了解摇滚演出的现场,比如POGO,比如跳水。

......

看,音乐节

最近在筹备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算起来,也只有7天时间就会听到橘子洲头浓重的摇滚声音了。

其实,在长沙办音乐节实在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加之今年是我们伟大的天朝60大寿,于是一切就显得更加为难起来。

在长沙的历史上,从未举办过户外流行音乐节,当然,按照这次我对于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的包装来看,中南地区也尚未举办过类似的活动。不论是政府还是企业,甚至民众,其实对于音乐节的概念是十分模糊的,当然,不包括那些真真正正的文艺青年。

我欣喜地看到,其实对长沙的文艺青年来说,其实这次音乐节的举办还是万众期待的。我能够感受到那些为湖南独立音乐默默做着贡献的人们的积极态度。比如吉玥,比如大毛,比如赵晶,比如丁广义,比如那些给与我最大支持的乐手和朋友。

......

“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进入倒计时

最近几个月,一直在忙“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的筹备。今天抽点时间来公布一下音乐节的信息!

时间:2009年9月25日、26日

地点:湖南省长沙市橘子洲头(毛泽东粪土当年万户侯的地方)

艺人:(以下排名毫无顺序)

1、中国民谣领袖——老狼乐队
2、中国摇滚新教父——谢天笑及X.T.X乐队
3、中国最具时尚气质的摇滚乐队——木玛&THIRD PARTY
4、国内首支动漫天团——咖啡因乐队
5、中国民谣新领袖——万晓利乐队
6、北京城市民谣领军人物——郝云及乐队
7、中国原创歌坛的先锋唱作人——张铁乐队
8、西北民族摇滚代表——苏阳乐队
9、西北民族摇滚代表——马条及乐队
10、云南民族摇滚代表乐队——山人乐队
11、京城纯爷们儿——川子
12、中国Grunge新生力量——The Hit
13、湖南老牌India Rock乐队——短路乐队
14、湖南民谣领军人物——老赵
15、湖南Punk劲旅——WWW乐队
16、湖南顶级饶舌团体——C-Block
17、江西摇滚领军乐队——烟头乐队

18、城市复古摇滚——Today
我不知道你会期待哪一位艺人的演出,从我个人喜好来说,我对老赵同志十分期待,当然,也要让那些玩弄所谓中国Grunge的老艺术家们看看The Hit的纯粹!

好了,也就说这么多了,也期待看到这篇文章的你,能来到音乐节现场!

有钱烧快女,不如自己发唱片

这是一个很不理性的标题,但接下来的文字我会很理性。

今天想说的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还是关于最近异常火热的快乐女声。

首先,我想说,这只是一场电视秀,包括之前的超级女声、超级男声、快乐男声之类。

为什么说只是一场电视秀,是因为这场所谓的比赛不是那么纯粹。倒不是说黑幕,只是因为这是一档在电视台播出的电视栏目,因为是电视栏目,就必须保证整台秀的可看性。所谓可看性就是说整个赛程要充分考虑到娱乐性、互动性、收视率和这场秀对于未来整个电视台的影响等等太多因素。因此,比赛的专业性就不用论证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有着成为名歌手梦想的选手们真的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与其参加这么一个电视秀,还不如通过相关渠道直接向唱片公司投递材料。

第二,我想说,参加这场电视秀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刚和长沙20强的几位选手吃夜宵回来,桌上谈到参赛目的的话题。其实在5月24日,这篇文章里 我就说了,选手们参赛的动机和目的无非也就是成熟型和稚嫩型。今天我还想加一种类型,盲目型。顾名思义,盲目型也就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参加,只是因为想 来参加就参加了,恐怕这类选手还不占少数。当然,我今天还需要修正一下当时对于稚嫩型选手的定义,这类选手不一定是小孩子,恐怕众多对行业操作了解不明确 的人也都是这类,这群人里有选手还有他们的父母。

总之,我的观点是,不论是哪种选手,你都要弄明白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和是否能够达到你的目标再来参赛吧。这种做事的方式,不仅仅是参加这个电视秀,在做任何事情,做任何判断的时候都是一样的原理啊。为什么那些靠智慧赚到钱的父母们会在这个问题上犯糊涂呢?

我简单说说一个最简单的方式吧,当然这也是我做判断的方式,也许不是完全正确,但至少在面对这个电视秀的问题上是没错的。以参选快女为例,分析步骤如下:

1、先了解天娱今年要怎样的艺人——公关费用!

2、根据选择标准为选手进行相应的包装(选歌、造型、形体等)——包装费用!

3、利用相关资源将选手送入相对前一点的名次(如50强)——公关费用!

4、与专业网络推手(贴吧、博客、软文等)团队联络,并制定网络宣传方案——包装费用!

5、与专业歌迷后援会团队联络,并制定地面后援方案——包装费用!

6、展开网络炒作,并执行地面后援——包装费用!

......

天娱、快乐女声、歌手?

又有很长时间没来更新博客了,不是我懒,是因为最近实在太忙。

上周从张家界国际乡村音乐节回到长沙,本来还打算找个时间写写我对这个音乐节的看法,结果回来便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

今天的话题是关于快乐女声的。虽然,今年快乐女声的话题现在已经够多的了。今天,我也来谈谈我的观点。

其实,我抛出的虽然是带问号的句子,但其实答案在我心中已经很明朗了。

先从天娱说起吧。

非官方消息,在龙总接手之后,天娱传媒的经营思路会逐步从之前的艺人经纪向制播分离的节目出品转变。我无意考证这条消息是否属实。但目前所看到的的确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