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要太远的路要走

老实说,我从未如此真诚地以泪洗面,原因是来自《The Boat That Rocked》这部电影。

当我再次认真仔细地看完了《The Boat That Rocked》,被压抑多年的心愿再次油然而生。显然,接下来的文字不会是一篇影评,而是这部电影带给我难以平复的心情。

我很不喜欢这部电影的中文翻译——《海盗电台》,这样的翻译一定会阻隔摇滚圈之外的观众对影片的理解。很多时候,我希望尊重导演的初衷,《The Boat That Rocked》-《摇滚之舟》又有什么不好呢?

......

两首DEMO-2009

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来写这篇博客,其实只是一时兴起,打算把发到豆瓣和myspace上的这两首歌再在这个我的自留地发布一下。 不想说太多,实际上,我早已过了四处发布音乐作品的状态。01年,我玩了第一个BAND,后来和现在已经金融硕士毕业在人民银行工作Larry搞了个所谓的UNPLUGGED组合。实际上只是用UNPLUGGED的方式表现一些音乐作品。 因为我和Larry童鞋实际上是来自于不同的音乐背景,于是乎,当时的创作基本糅杂了PUNK,GRUNGE,COUNTRY和BLUES的元素。但当两人走出大学校园,也就没有机会再在一起彻夜不眠地喝酒弹琴唱歌了。 后来的发展有点神奇,Larry继续念书,念了个金融硕士。我开始做传媒和演出业。但期间我还在之前的风格下有些创作,套用在豆瓣上的话说: 10年前玩了个Punk乐队。后来和玩 Grunge的Lary一起弄了个Unplugged组合——Space Pig,风格上受Punk和Grunge影响很大。接着便消失了。后来做过电台、开过咖啡店,接着便弄成现在的身份。这几年,其实一直还在写歌,但实在太 忙,于是用DEMO的形式呈现吧。 当然,从2009年帮助湖南一些坚持的音乐人发表了湖南第一张原创音乐唱片,而后又帮助中南地区的独立音乐爱好者带来中南地区第一场户外流行音乐节——橘洲音乐节之后,我仍然继续在帮助更多的坚持于音乐和理想的朋友们做着一些独立音乐和文化的推广工作。在成立贝拉音乐之后,肩上虽然担子虽然越来越重,但越来越乐此不疲了。 好了,不说废话了,2009年写了两首歌,没时间做,各位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就将就听着DEMO吧。于各位来说,权当娱乐,于我来说,权当娱乐too.... Funny Summer 可以说这是几年来比较满意的作品。套用山人乐队的一句歌词“可惜了...可惜了...”,因为没时间做啊~哎~呵呵~ 老刘 这位老刘同志是一位90年代的文艺青年,沉迷90年代的京腔民谣。无奈,这首歌果然还对他的口味。在办公室随便整出来就随便在办公室录了。以作纪念!哈 哈~ 噢。对了,公布一下我的豆瓣,这里,没事儿也来互动一下... update: audio player插件在升级后,竟然提示JS错误!于是我调用了豆瓣的swf播放器。。。

本站被稍微折腾了一下

凌晨3点,在止痛药的作用下,胃稍微舒服一点了。今天胃疼的原因很简单,晚餐过量了。

昨天,帮R小姐的博客换了个域名,于 此,总算把手里的.cn域名全部清理,而R小姐的rara.im, 也成为了玩米经历中看得最顺眼的域名。

最近发生太多事了,虽然这些事和我等平头百姓半点关系没有,但终究让人十分郁闷。

晚上,域名控xumo童鞋跟 我说,你的博客看起来真费劲,字看不清,速度也很慢。于是,我不得不花点时间把这里稍微折腾一下。

......

这是一种责任

下午和御尚传媒的高总找了个能晒太阳的咖啡店聊天,长沙今天的太阳十分地美好,透过咖啡店顶楼玻璃屋顶泻下来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忽然就感觉 心情慢慢好了起来。

在结束上一份工作后,贝拉音乐诞生了。老实说,从领到工商执照的那一刻起,一种莫名的压力和责任感就压在了我的肩上。

昨 天,出了些小状况,虽然截至目前,一些同志还在推动,但实际上,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很随缘的人。因为对于这个项目本身而言,有没有它的参与,其实都不 重要。它的加入无非是我的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

而今天晚餐的时候,带着乐队巡演的艺人总监打给我说行程有变,乐队的兄弟们会先来长沙再回成都, 一时间,脑子里的压力迸发出来。

......

关于加强文艺青年队伍整顿的通知

近段时间,湖南出现了一群打着文艺青年旗号却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的人。他们所经过之处无不战火连天,无数纯洁善良的文艺青年被这帮人所宣扬的文艺复兴所蛊惑。

这群人摆出一副救世主的姿态,实则算计着个人利益。于此,周先生提醒各位文艺青年不要被暂时所见到的表象所迷惑,密切关注身边动向,注意保护自己与身边的文艺青年,加强自我修养,分清敌我,彻底与这群人划清界限。

文艺青年队伍是一支积极的,民主的,开放的,不带私心杂念的队伍,我们应当时刻牢记加强文艺青年队伍整顿的纪律,不能再让这群虚伪的伪文艺青年混入 我们的队伍,不能再让这群虚伪的伪文艺青年扰乱我们得来不易的文艺复兴的春天。我们应当尽可能地借助音乐、文学、美术、雕塑等艺术形式与之斗争,让这支纯 粹的队伍更加纯粹,让那些冠冕堂皇假借文艺复兴的理由离我们远去。

文艺复兴运动需要你我的参与,文艺复兴运动的队伍整顿同时也需要你我的努力!谢谢各位!

没了!

看,音乐节

最近在筹备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算起来,也只有7天时间就会听到橘子洲头浓重的摇滚声音了。

其实,在长沙办音乐节实在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加之今年是我们伟大的天朝60大寿,于是一切就显得更加为难起来。

在长沙的历史上,从未举办过户外流行音乐节,当然,按照这次我对于2009长沙橘洲音乐节的包装来看,中南地区也尚未举办过类似的活动。不论是政府还是企业,甚至民众,其实对于音乐节的概念是十分模糊的,当然,不包括那些真真正正的文艺青年。

我欣喜地看到,其实对长沙的文艺青年来说,其实这次音乐节的举办还是万众期待的。我能够感受到那些为湖南独立音乐默默做着贡献的人们的积极态度。比如吉玥,比如大毛,比如赵晶,比如丁广义,比如那些给与我最大支持的乐手和朋友。

......

你们这些所谓的媒体

最近筹备音乐节,有很多感触。当然,这些感触不能说是抱怨,无非也只是在当下中国体制下很正常的表现。怨多了,也就积累下来了,于是,有人发明了个词,叫积怨。

不吐不快,今天随便说几句我对某些媒体的看法。

众 所周知,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大众传媒经历了平面媒体、广播媒体、电视媒体、网络媒体、手机媒体等阶段。我不得不说,随着互联网的迅猛发展,那些所谓的传 统媒体已经显得力不从心。不要跟我说某种载体是根深蒂固、不可动摇的,事实上,我不得不说,数字媒体迟早会代替那些高成本、低效率的传统媒体。这一论调我 不想多说,从纸质的信件被email替代就能看出。

之所以说从音乐节感慨到媒体,是因为有这么一家网站。这是一家和谐消息满天飞的五毛网 站,当然,不少人把它视为政府的门户,因为充斥版面的内容全是和谐之声,我不得不说,就这么一家网站,依仗着政府的背景,毫无盈利模式,却能活生生的虏获 大批骑在我头上的仆人。没错,因为这本身就是政府门户。因为,我们做的项目,需要照顾到这部分人群。因为我们需要通过这么一个披着高科技外衣的红色网站巩固与官员 的关系。其实一切都无可厚非,但如果打着商业的幌子做形式主义,结果恐怕都不用我多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