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北想做爱了

工北想做爱了,从4月分在那个警察家度过了一个美好的上午之后,他就再没碰过女人,因为看起来,他好像越来越喜欢男人了。 工北每天提着他那问题很多的阴茎穿梭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他的阴茎性能不是很好,当朋友欢聚一堂观看来自东瀛国度的三级片的…

在睡梦中惊醒

在睡梦中惊醒 蓬蓬说,他病了, 于是去睡觉,等他醒来的时候,窗户已经不见了, 他问我,去哪儿了? 我说,他回家了。 接着,我也睡着了。 天黑的时候, 我们一起醒来,然后下楼吃2块钱一碗的光头粉, 然后提着琴去酒吧赚钱。 晚上10点的时候,小谦跑…

狗屁人生

发现被规范的人终究没有好下场。 起码这几天我是这样认为。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复一生,也就这样吧? 昨天晚上经历了出生来最恐怖的事情, 从宿舍楼出来回家的路上,穿过昏暗路灯笼罩下的小道,没有一个人,走着走着就看到了眼前马路正中停着的一…

有意思,真的有意思么?

把视线从屏幕上转移 看到架放着显示器的桌子上, 一个用大一发下来的不锈钢茶杯做的烟灰缸 一个放着一片不锈钢小调羹的保温水杯 一包已经被消灭的羊城 一本昨天弄到的《七天》 一些已经被我完全忘记的是是非非 ……………&#…

男人和猫

【1】 她认为,她存在的城市中只有两种动物:男人和猫 和她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天空被乌云盖满的午后 闷热潮湿的空气中,零星的水滴已经开始随着郁闷的心情点点打在行人的身上 混乱,她抬起头对我说,顺手从我的烟盒里拿出一根烟, 我用眼角的余光洞察…

神经质的发作

今天的天气阴阴沉沉的 我看不清天空中最闪亮的那一块云彩 因为我眼睛坏了 坏得像一块沉睡的猪脑髓 我以为现在看到的天空是忽明忽暗的云朵变成的 面具 他们说,面具是每一个人的必需品 我说,不,我不需要, 因为我不是一个正常人 从早上7点钟上床到我…

也许绿色的天空更加好看

上一次看天空的时候就知道一定会再次发现这个秘密 当今天抬头的时候 细雨的另外一边已经被绿色染遍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拿来黑色把它涂回去 后来 他们告诉我 不应该 因为你的力量不够 我在想 那要借用其他人的力量么 他们告诉我 行啊 你开口我帮你涂…

操蛋的精神病

我拿着化验单从医院里冲出来,原来我真的病了。 医生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我, 为什么你们总要这样看着我?用一种与生俱来的恶毒。 一路上我奔跑着,看着你们,你们看着我, 操蛋,是不是疯了,难道比我还病得严重。 你们点点头,仍然笑着望着我。 我…

边缘城市

我终于从两个世界的边缘城市旅行回来,看着身后已经空空的旅行包,站在家门口的池塘边发呆。我看不清家门口的门牌号码是多少号,因为我真的病了,深深的被病魔缠着,所以匆匆的结束这场起初让我兴奋的旅行。 我是半年前离开家去那个地方的。 没有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