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样的

当工北准备忘记这个女人的时候,交叉在内心的撕裂一遍又一遍的袭击着他。 那天晚上当他们决定彼此再也不联系的时候,缠绕着他的是一种疼痛之后的快感。 他很喜欢被蚊虫叮咬之后用力的抓,每一次痒过之后袭遍全身的疼痛是我努力寻求的。 深夜的广场,…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 当一切平静归于平静 工北发现自己竟然很留念 他是一个善良的人 容不下任何一种残忍 工北站在街角看着那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女人朝他走过来 用一种很快的步子 一种快乐得毫无主张的步子 工北很喜欢这种走路的方式 其实他是喜欢看女人…

记念

最近几天,总是想起一个月前的事情! 一个月以前,我们的组合–六弦琴,死了! 在那样一个阴天的晚上! 河西,堕落街口的塔客堡森林店! 舞台上,一个头发很长很长的男孩儿,用很随意的声音弹唱着一首他自己写的歌! 是一首讲他自己爱情故事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