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我该做什么?

我问自己。今晚我该做什么? 不知道,有点困,想睡觉了吧? 习惯了把台灯开到最小,借着显示器发出的微光艰难的往电脑里写字。 但今天让习惯变成嗜好。 我问自己,你每天在干什么? 不知道,有点累,该死亡了吧? 习惯了把美好的事情用一种淡淡的哀伤…

音乐无国界,与反日无关

昨天晚上从一个不说话的女同学那里弄来了几张日本的摇滚音乐CD~ 本来对日本音乐没有很具象的概念~ 总认为小日本做不出好东西~ 那个女同学只听日本的音乐,所以也认为她不懂好音乐~ CD拿来听, 有一个乐队很不错,风格多样,但脱不了punk得影子 go!go!…

他找不到自己

充满诱惑的夜晚 涂鸦之后的夜晚 不安宁的被蚊子骚扰着 全身布满了被吸血之后难受的氧 工北喜欢的女人躺在不远的床上 自己却缩在房间的一角上网 他知道,这个女人永远不属于他 他也永远得不到自己满意的女人 无奈之中 他点燃了烟 准备焚烧这些天奇奇怪…

一天

天亮的时候,阳光从树缝里泄进房间 等待着灵魂从另外一边的身体轻轻的跑了出来 我看不清混乱中的一切 睁不开眼睛 因为眼睛在上一次的扭曲中彻底的完蛋了 不知道哪里感受到顷刻之间阳光的温暖 没有言语 静静地感受着身边的女人 朋友说这是一个漂亮的女…

毒药

毒药 本剧本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版权归属创作者,口电所有~ 如有转载,必须通过口电本人同意~ 否则责任自负~ 第 [1] 幕 人物:工北[后简称工],JOEY[后简称J],朋友-陈[后简称陈]; 地点:城市中心某绿化广场 时间:秋天的傍晚 [旁白:男][音…

就是这样的

当工北准备忘记这个女人的时候,交叉在内心的撕裂一遍又一遍的袭击着他。 那天晚上当他们决定彼此再也不联系的时候,缠绕着他的是一种疼痛之后的快感。 他很喜欢被蚊虫叮咬之后用力的抓,每一次痒过之后袭遍全身的疼痛是我努力寻求的。 深夜的广场,…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 当一切平静归于平静 工北发现自己竟然很留念 他是一个善良的人 容不下任何一种残忍 工北站在街角看着那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女人朝他走过来 用一种很快的步子 一种快乐得毫无主张的步子 工北很喜欢这种走路的方式 其实他是喜欢看女人…